自家军队不能一鼓作气地攻破北京城门,这一点是在也先的预料之中。毕竟,这里乃是大明都城,无论规模还是守御器械都冠绝天下。
    可是,他依然无法接受眼前的这一结果,派出的几万精锐不但没能攀上城头对守城明军造成任何威胁,反而丢下了数千条性命,这损失是他们这次与大明开战以来最重的了。
    所以当几路人马退回营中,几名将领面对的,便是也先那张阴沉如墨的黑脸,一双眼睛只在他们的脸上来回扫动,直看得他们心里一阵发毛。
    “太师……”一名将领在踌躇了一阵后,还是小声叫了一句。这才让也先开口:“你们都是怎么攻的城池,居然接连吃亏都不思变通,真以为这北京城就能轻易拿下了么?”
    被他这么一问,众人更是低下了头。半晌,才有人回道:“太师,我们也没想到这些南蛮子有此等决心和士气,居然敢对自己的国人下此狠手。而且他们的守城手段也极为高明,可比那紫荆关的守军更厉害些。尤其是那火炮,还有泼洒下来的汁水,我们实在难以抵挡哪……”
    “是啊太师,看来这城里的明军确实早有所准备,强攻城门怕是很难占到什么便宜了。”随后,又有人硬着头皮说道。
    也先的脸色虽然没有好转,但终究没真个拿他们出气。身处后方的他,可是看得清清楚楚,这回守城明军确实表现出了让人心惊的防御手段,看起来他们更像是所谓的大明精锐,而非当日在土木堡被蒙人屠杀的那群乌合之众。
    所以在沉吟之后,也先终于只能承认一点,论守城,南边的汉人确实有着过人之处。而蒙人骑兵虽然在草原旷野之上能发挥出强大的战斗能力,可论起攻城,显然是要差着一些的。
    见他有些为难地陷入了沉默,一名族长便又大着胆子提议道:“太师,看来这北京城是很难攻得下了,以我看来,咱们不如不去管他,直接攻打周边的其他城池……”
    “尕佬说的是,既然北京难攻,咱们就不用再在此地浪费时间和兵力了,索性改道攻击其他城镇,倒是能劫掠更多物资。”立刻就有人开口响应,而且说着相似之话的人还真有不少。
    这些人所以会有此一说法,更多是出于自身考虑。因为今日这一场攻城战下来,他们手下的族人勇士可多有折损,若是继续再这么强行攻城地损失下去,可够他们肉痛的了。
    也先当然明白他们的这点心思,但却还是很快就摇头否定了这一提议:“不成,只在这儿稍一受挫就放弃攻城,对我全军的士气打击可是不小。要是后面的城镇我们又一时攻不下来呢,却该如何是好?继续放弃么?”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众人顿时一阵无语,说不出什么辩驳之言来。而也先则继续道:“还有,我们攻打北京的目的不光是要拿下此城,更是为了彻底打下这个中原,只有攻下北京,才能让明国彻底大乱,你们明白我的意思么?”
    众人自然能明白其话中之意,不过脸上却依然带着几丝不情愿,但最终还是点头。也先没去多作安抚,只是自顾道:“不过像上午般强行攻城怕是不能再来了,至少就目前看来,我们仓促攻打,是不会占到任何便宜的。你们说,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才能更容易地攻上城去?”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倒是有个主意,不如暂时退兵,先在附近寻找材料工具打造一些更适合攻城的器械再作攻城之举。”有人迅速给出了一个说法。
    但也先在听了话后却微一皱眉:“这法子还是太慢了,而且只会长了明军士气!”确实,要是蒙人在一攻之后就偃旗息鼓,城中守军势必会士气大振,那等到蒙人再度攻城时,他们的底气也就更足了。
    这时,一直在旁充作人肉背景的宣承远开口了:“太师,各位族长,就今日之战的经过,以老朽看来明军所依仗者,还是他们的那些守城器械。可是这些武器总是有个数的,一旦用光了,便再难对我们造成威胁。所以,我们就不如诱使他们把兵器用光……”
    这一句话,顿时就点醒了也先,让他连连点头:“不错,这确实是个好主意。我们就继续攻城,但大可不必如之前般死攻,而是通过攻城来消耗他们的武器。另外,在此期间,我们还可以派人打造更合用的攻城器械,如此双管齐下,等拖上一段时日,我们必能一举破城!”
    “太师妙计,此法一出,咱们必能顺利破城!”所有人闻言都是精神一振。只要是以消耗明军武器为主,而不是强行攻城,这些人帐下的人马伤亡自然会锐减,这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的办法。
    于是,命令迅速传达,等到下午再攻城时,当以消耗为主,不再全力相拼。
    @@@@@
    与此同时,北京城内的明军将领也在于谦跟前商议着守城对策。
    当然,这一回他们是不会再跑去皇城附近的兵部衙门了,而是就近在城中的一处指挥所里碰了面。
    对于上午这一场战斗的结果,于谦还是颇感满意的。不过,对于城下百姓的伤亡,他还是伤感了一下,随后又收拾心情,看了看众将道:“你们都做得不错,虽然他们是无辜之人,可在如今这情况下,也只能如此了。你们也不必太担心,要是今后有人追究,本官自会为你们承担一切罪责。”
    “于大人……”众将听他这么说来,顿时为之动容。
    于谦把手一挥,制止了众人的感谢之辞,接着道:“如今的当务之急,还是要守住城门,不容有半点闪失。所以本官希望你们能恪尽职守,同时尽量鼓舞军心士气,不要让那些将士生出了怯战之意来。”
    “末将保证,只要我还在东直门,就一定会让所有人都坚守其上!”刘安当即表态道。
    其他众将也随在他之后纷纷应道。不过随即,又有人脸上带着一丝疑虑地道:“不过大人,此番攻防主动权毕竟在鞑子一方,要是他们久攻不下,突然带兵他往,进犯周边城镇,却该如何是好?”
    于谦闻言也是一愣,但随即便道:“这一点虽然很是麻烦,但北京终究是他们最大的目标,现在机会摆在眼前,很难让他们转攻他处。不过为杜绝此点,这样吧,接下来的防御作战时,他们可以尽量拖着他们,不要把他们打得太疼了。”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众将都有些诧异地看着于谦,这说法实在太让人难以接受了。如今正是你死我活的战斗,岂能留手?
    于谦在沉吟了片刻后,才道:“我的意思,是莫要尽全力,以杀伤敌人为主,只要把他们打退即可。最好是让他们产生一种很可能明日便能攻破城门的错觉来。当然,这个度还是由你们临阵之时自己掌握,最要紧的还是必须保住城门不失。”
    在顿了一下后,他又继续道:“其实蒙人如今势大,我们也只能靠着地利之便才能与之周旋,要想真个扭转局势依然很困难,只要紧守即可。另外,这么做或许还有一个更大的好处,说不定便可大胜他们……”
    “大人的意思是?”几名将领有些奇怪地问道。
    “那就是拖垮鞑子。他们从草原长途奔袭而来,本就没有准备多少辎重粮草。或许粮食还能劫掠一些,可喂马的草料却不好找。我们之前又已及坚壁清野,没有给他们留下多少补充,如此只要拖上一段时日,就足以使其军心涣散甚至是崩溃,如此一旦他们仓促退军,我们的机会也就来了!”于谦很快就道出了自己的一番打算。
    众将听了之后再作细想,也不觉大点其头。有道是三军未动粮草先行,这一点无论是汉人军队还是蒙人军队都是一样的。一旦蒙人真个断了粮草供应,大明自可不战而胜。
    在明白这一点后,众将纷纷表态,接下来自己将不再以杀敌为守住城门之外的首要任务,拖住敌人,拖垮敌人将成为他们的新目标。
    无论是城外的也先,还是城内的于谦,他们谁也没有想到,在经过上午这一场激烈的交战之后,双方居然会不约而同地将攻守之势给延缓下来,他们居然都打起了拖延持久战的主意来。
    不过这么一来,真算起来还是对大明这守方更加有利。以北京城内储存之丰,哪怕被蒙人围困个一年半载都不会出现断粮的问题。倒是城外的蒙人,却根本支持不了太久。
    可既然已做出了决断,他们还是照着计划执行起了各自的攻防来。于是自下午开始,攻守之势就显得不再如之前般激烈,虽然蒙人照样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进攻,但往往在略受挫折后便退兵后缩,随后又会再度攻上。
    一场激烈的攻守之战,此时却显得怪异起来……
    @@@@@
    今天端午节啦,祝各位书友端午安康!!!!
    另,今天又是个周一,所以按照龟腚还得求下推荐票,就当是各位给路人的端午粽吧!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