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龙城镇上的妇人来说,大亚湾绝对是一个肮脏且充满污秽的地方。可对于小镇上的男人们来说,大亚湾就是他们享乐的天堂。故而当刘宇三人来到洗浴城的门前时,发现了不少妇人在门口蹲点,那严守以待的架势就像蹲在战壕里等待小鬼子的**,委实让前来潇洒的男人们哭笑不得!

    走到洗浴城的门脸,刘宇三人在前台领了号码牌和毛巾。在大厅里换上拖鞋后,三人向男部走去。毕竟今天晚上的主角是李磊,而他又是来泄y而三人在浴池里泡了没多久,李磊就擦身准备上二楼了。见李磊穿上了洗浴城提供的黄sè马甲和裤衩,刘宇两人只得跟上。

    穿过有些的回廊,有股刺鼻的香气扑面而来。不是女人那种特有的体香,而是香水喷洒过,加上男女融合后所产生的糜香。来到二楼的大厅内,穿着暴露的小姐妹儿在昏暗的红光下走来走去。望着坐在一角的众多姐妹儿,刘宇三人走到一处比较安静的角落。

    三人躺在柔软的沙发上没多久,一个貌似服务生的女孩儿忙过来倒茶。与那些穿着极少的姐妹儿不同,眼前的服务生穿着整齐立领上衣搭配着黑sè的齐膝裙,像是大都市里的白领那般。服务生到完茶水后,自顾自的退到大厅中间,然后等着为新来的客人倒水。

    服务生刚退出角落,三个年龄不等且穿着极短腰裤的姐妹儿,走到刘宇三人的跟前。轻轻的坐在三人的沙发边上,姐妹儿们开始和三人说起话来,无非是一些先生是不是本地人啊?本店的服务项目有什么云云。同都市里的酒吧邂逅那般,大亚湾里的姐妹儿似乎都受过培训,见到客人时,都是先聊一会天,待到男人yù起时,然后姐妹儿就带着男人来到楼内的某个房间里!

    聊了没多久,李磊搂着一个姐妹儿离开了。不过让刘宇意外的事,梦林哥竟然也搂着一个姐妹走了。临走前,梦林还特别的叮嘱了一番刘宇人贵在坚持!

    我靠,你个贱人。说好了陪着我一起在这儿按摩的,现在倒好,自己搂着小姐妹儿闪人了。望着离开的梦林,刘宇心里嘀咕道。

    虽然梦林来之前是想着和刘宇一起按按摩,然后两人休息着等李磊,但面对穿着极少且能看见丰胸和私密部位的情况下,梦林兄坚持不住啊。故而在梦林感到浑身不适的时候,直接拉着他沙发前的姐妹儿离开了。

    望了望眼前的姐妹儿,刘宇颇为尴尬。总不能给她说自己是来陪着他俩玩的吧,这话说出去谁信?自己人都到这儿了,然后再装成一副谦谦君子的摸样,那不是拼命找不痛快吗?

    “有按摩服务吗?按按摩好了,多按一会,算是特别服务了。”兴许是受不了姐妹儿直视着的目光,刘宇忙说道。虽然他只是一个年方二十有一得小伙子,也正是血气正旺的时候,身体上也有对冲动和需要。但心里总有那么一股莫名的抵抗,强迫他不去在此处宣泄。

    姐妹儿一愣,然后轻笑着抚摸起刘星苗条的身子。其实姐妹儿人倒是不丑,胸挺大,屁股也挺翘,绝对是来找乐子的最佳伴侣,唯一不幸的就是,她遇到了古怪的刘宇。当然,在姐妹儿看来,眼前的小男孩估计是放不开只要姐妹儿的小手慢慢的让他引起反应,到时候还不是乖乖的贴上来?

    与普通的按摩不同,大亚湾里的姐妹儿都是有着自己的按摩套路。姐妹儿先把刘宇的左腿放到自己的腿上,双手轻轻重重配合的敲打着,从脚底一直按敲到大腿,然后小手轻轻的摩挲了两下双腿内侧,察觉到手上传出火热时,姐妹儿放下刘宇的左腿,然后抬起右腿放到自己的腿上。捶打完左腿,姐妹儿轻轻掀起了刘宇的上衣,然后搓了搓双手,察觉手上的温度恰好时,双手轻轻的抚摸着刘宇的胸前,然后又继续搓了搓双手,等手掌到了一定的温度时,双手又敷在刘宇的小腹上,美名其为为

    察觉出小腹传来的一阵阵火热,刘宇忙睁开了眼睛。比之身体主动发出的火热不同,这种体外的火热会使小腹引起火热,感觉很舒服,大腿的内侧也是一阵阵跳动。深呼了一口气,刘宇继续闭上了双眼,然后静静的享受!

    似乎这一道程序结束了,姐妹儿双手伸到刘宇的胸前,两手的食指轻轻的拨动着胸前的两粒小豆子,等到小豆子硬**的时候,姐妹儿停止了拨动。然后起身趴在刘宇的身上,双胸慢慢的,重重的挤压着刘宇的上身。姐妹儿的动作太具挑逗,刘宇早已忍不住顶起了帐篷,心中也在强烈的挣扎着,喘了一口粗气,刘宇继续享受。

    姐妹儿察觉到小腹上顶起的火热后,忙停止了胸前的动作。双手轻轻的扯了下刘宇的大裤衩,然后把他的双腿微微岔开一些。接着姐妹儿趴在刘宇的腿部,用双胸轻轻的挤压着眼前的那股火热。没多久,姐妹儿又轻轻扯下刘宇的裤衩,望着眼前顶起的小帐篷,姐妹儿双手轻轻地来回摩挲着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浑身发烫的刘宇不时喘着粗气,爽是挺爽的,可也难受至极。毕竟刘宇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,姐妹儿的技术又是可圈可点。若不是心里的那份顽固,恐怕这个时候早已搂着姐妹儿离开了。

    兴许是刘宇的沙发位置是在角落,又或是他答应了姐妹儿算是特殊服务的承诺。在姐妹儿发现刘宇还在坚持后,姐妹儿扯下自己的胸罩,双胸夹住那股火热,轻重配合着来回摩挲。过了许久,姐妹儿发现刘宇的的喘息声越来越重时,小嘴儿配合着双胸吸嚅着眼前的火热。没多久,姐妹儿的脸上就被一片温热的rǔ白吐了一口。

    刘宇轻轻的呼了一口气,睁开双眼看向眼前的姐妹儿,望着她脸上的一股r宇脱掉自己的上衣给她抹掉,然后便让她拿一些卫生纸过来。姐妹儿先是愣了愣,然后小跑着去拿纸,回来后,先把刘宇擦去火热上的湿迹,然后又擦了擦自己的脸颊。这个时候,刘宇变得稍微主动了一些,单手摸向姐妹儿的丰胸,然后与姐妹儿聊了会天,而姐妹儿似乎受到了什么情绪的侵袭一般,尽情的替刘宇敲打着身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里人?”替刘宇瞧着大腿,姐妹儿轻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本地的,怎么了?”一直注视着眼前的姐妹儿,刘宇微笑着。

    小男人的心理总会有一些对姐妹儿的抵触,那是来自生活的阅历和见识以及自我意识的不同,所产生出来的一种抵触。但是,只要姐妹儿把小男人吃了,又或是小男人被迫吃了姐妹儿。这种情况下,小男人的心理就会产生出一丝改变和触动,那是*得到舒爽后的一种融入,也是心灵间上的一种接纳。当然,这种接纳会保持一段很好的距离。毕竟两个人生活在不同的环境下,即使有了一些接触,可也是存在利益交换的,还有传奇里的那个黄韵也是这般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就是随口问一下。你以后还会来吗?”姐妹儿轻轻的晃了晃脑袋,然后颇为怯怯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出意外的话,以后不一定回来。除了是陪着他们俩,又或是我的其他同学和朋友。”若是让刘宇一个人来这种地方,那他最多只是洗洗澡,然后搓背走人!以前的他能坚持住,是因为心里的因素。现在的他能坚持住的原因,有心里的微微抵触,也有赵菲菲的融合。

    我能知道你的电话吗?等你有时间了,我去找你玩。”姐妹儿很明白,两人的区别不是在于工作上,而是心灵和上的沦陷和堕落。那是对生活的一种失望,对社会的一种的无力,然后就只能选择堕落,静静的沦陷在生活的另一个层面。

    听到姐妹儿的话,刘宇一愣,不知道是给她说好,还是不说的好。虽然姐妹儿的职业不太正当,但这年头、这些人比许多人干净的多,你们懂得!

    “我电话是天的时候我一般都在睡觉,别那个时候打。”刘宇也很明白,他与姐妹儿不会发生过多的接触,就算给了她电话,那也只是简单的朋友关系。并不会因为给了她电话,两人就会怎么怎么样。

    姐妹儿听后,忙跑到二楼的吧台拿来纸和笔,边记边询问刘宇对不对。等姐妹儿记好,她还想着和刘宇在说些什么时,李磊和梦林两人同时走了过来。见两人回来,姐妹儿便不再说话,然后就听到两人说要离开的话题。现在已经十点多了,三人今天也玩的差不多了,是到了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刘宇点了点头,然后对着姐妹儿笑了笑,示意他要走了,有时间电话联系。临走前,刘宇看见姐妹儿左手做成电话状放在耳边晃了晃。刘宇也笑着给她做了个电话状,然后就和梦林和李磊两人回到一楼。穿好衣服付账时,三人掀起了一场爷们间的争夺战,最终,刘宇成功拿下账单……

    &lt;&gt;起点中文网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!</a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