灰暗的天空中,飞舞的雪花,一朵,又一朵像是漫天的蒲公英,又像是无数幼小而不可名状的生命,在苍茫的夜空中颤动、沉浮、荡漾。温暖的没有了冬至的那般寒意,悠然的雪花反而给这早夜晚带来悄然的宁静。

    大概是被清晨视频里的摇曳刺激到了神经,刘宇直到早上七点多钟才沉沉睡去。故而当傍晚来临的时候,他没有按照习惯时间醒来。若不是放在床头的电话突然响起,还不知道要睡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听到耳边传来的手机铃声,昏睡的刘宇皱着眉头,微微睁开左眼,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李磊的名字,刘宇忙从被窝里伸出右手按了接听键,然后就听到李磊和梦林的谈话声。

    “一直打就行了,他这回八成是在睡觉。”电话里传来梦林的声音。

    接了接了。”电话那头的李磊说道。没等刘宇说话,李磊继续说道:“还在睡觉呢,几点了知道吗?赶紧起床来吧,咱们去七里香吃饭,我和你梦林待这儿等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早上玩的很晚,你们俩也别再网吧等我了,去七里香吧,我马上到。”电话传来的声音太大,刘宇忙撇开耳朵。

    “那也行,你小子抓紧,我们俩先去,挂了!”唯恐浪费一点时间,李磊当即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合上手机盖,刘宇躺在床上伸了伸懒腰,嘴里轻轻发出一声舒服的哼响。没有停顿,刘宇忙起身穿衣,简单的洗漱好,又来到楼下的店里和父母知会了一声,然后随手拦了辆出租车,向中山路的七里香赶去。

    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,刘宇抬手搓了搓干燥的脸颊,让自己显得更一些。虽然清晨视频里的黄韵没有**着身子,但刺激的美臀摇晃仍然让刘宇有些口干舌燥。故而睡觉前也不像往常那样踏实,脑子里徘徊了许久黄韵的美臀,然后胡思乱想了一番过后,玩了一夜的刘宇才混混噩噩的睡着。

    到了地儿,刘宇付钱下车,见李磊和梦林两人站在门口,刘宇忙从裤兜里掏出香烟招呼两人,然后帮两人点上火。龙城地方小规矩多,而规矩也不仅仅局限在酒桌上,递人香烟和接烟的时候也有着规矩。暂且不论刘宇会从烟盒里拿出几根烟,可接烟的人这时候就要注意了,如果刘宇从盒里拿出三根烟,那你一定要接过中间的那根,示意熟人相聚不见外。如果是两根烟的话,就要拿内圈的那根,寓意也是同上。

    另外,在帮人点烟和别人给你点烟的时候也要注意。好比现在的刘宇给梦林两人点烟,右手拿着打火机点火,而梦林两人就要伸出手来捂住火苗,示意懂的事理和客套的一种表现。

    去。今天哥哥请吃饭!”点上烟,李磊拉扯着刘宇进到饭馆。

    饭馆老板见来了客人,忙招呼三人入座,然后喊来服务生为三人倒茶,以及拿来餐具。

    “先来盘花生米和卤牛肉,然后再来个七里香小炒,面煎辣椒,土豆牛肉,白鸡丝。暂时先这些,回来不够再招呼你。”推去老板递过来的菜单,李磊直接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嘞,三位稍等。”记好菜单,老板当即让服务生送到厨房。

    老板走后,刘宇三人就开始唠叨起这段时间各自的情况。梦林跟刘宇差不多,除了上网就是打牌,根本就没什么可说的。而李磊跟他两个人也半斤八两,不是上班,就是和媳妇吵架。虽然李磊与王红结婚多年,孩子也都五六岁了,但两人不知道是谁的问题,动不动就能吵起来。吵小了,骂个几句也就消停了,吵大了,弄到邻里皆知。

    “不说她了,头痛。你最近在家里干什么呢,还是玩传奇?亏你能坐得住。”聊到自己的媳妇,李磊忙摇头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“不上网干啥去,你以为我像你们俩这么好命…来了……”见服务生上菜,刘宇便不再说明两人的家境。虽然两人跟刘宇一样动不动就去网吧通宵,但李磊的父亲在市里任职,梦林的老子是县里某个镇子的镇长,家境可想而知!

    服务员上好菜,李磊要了瓶白酒,然后放好三个一次子,挨个倒满。老话常说:茶满欺客,酒满敬人。酒是阳刚之物,要的就是那种高喝狂饮的豪举,朋友相聚就少了反而显得不诚。待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李磊有些醉醺醺的吵着晚上去洗荤澡的事宜。

    平常人喝酒,如果是在心情好的情况下超出了自己的酒量,多半都不会感觉到晕头。如果是在心情不好的情况下喝酒,即使只喝了二两,那也会醉的晕头转向。故而总和妻子吵架的李磊委实喝的是伶仃大嘴,但仍要去某个洗浴城潇洒。

    见李磊似乎喝高了,刘宇转过头来看向梦林,梦林轻轻的摇了摇头,示意等会再说,然后刘宇起身要去结账,梦林倒也没有阻拦,而李磊还在继续喝酒,根本看都没看刘宇一眼。直到一斤白酒喝完,饭场也是该结束的时候,李磊得知刘宇提前付了账后,拉着刘宇就是一番絮叨。

    “咱兄弟间也不说其他的了,晚上去洗澡,之前我跟梦林商量过的,你要不喜欢就捏个脚按个摩就行。”拍了拍刘宇的肩膀,李磊打了个饱嗝。

    刘宇边点头,边伸手拦了辆出租车,交待好司机去的地方后,刘宇便靠在座位上闭幕眼神。躺了没多久,裤兜里的手机传来信息的铃响。掀开机盖,见是梦林的名字,刘宇奇怪的望着副驾驶上的梦林。今天两个人都有些古怪,李磊还好,最多就是和媳妇吵架闹心,可梦林没事吧?也没见他喝多少就啊,怎么回事这是。

    想归想,刘宇还是打开了信息,上面写道:今天你磊哥看见王红跟一个男人在一起,那啥,你懂得。晚上两人吵的厉害,估计要离婚。今天先依着你磊哥吧,回头再说!

    看着屏幕上的信息,刘宇愣了愣神。平时王红不挺好的吗?也没见她做出来什么过分的事情啊?虽然上次在间里疯狂了些,可在场的都是认识的朋友,放开玩有什么。当然,人家两口子的事刘宇也不好说。既然李磊想发泄,两人无非就是跟着洗个澡,其他的都不会做。

    等出租车到了传说中的男人天堂-大亚湾,司机隐晦的朝着三人笑了笑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