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>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> 回到晚清的南洋军阀 > 第一百一十二章 常州大捷(下)
    ()生死关头,张玉良的话本就有狗急跳墙之意,为了逃脱责任,他才随意扯出这么一个拙劣的借口,可没想到林泽居然顺着他的话,当即就让他一阵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可敌之策,这何从说起呢,若是真有这种妙计,张玉良部绿营军,又岂会被太平军打的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是以,等到林泽比问起,张玉良这才呐呐的张了张口,一个都吞吞吐吐了好久,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,无话可说了吗,张将军,可别怪本官不给你机会,是你自己不珍惜,等到圣上拿你开刀,可别怪笨本官没有提醒你!”

    林泽冷冷一笑,呵呵的笑声,直听的张玉良浑身一颤,整个人一阵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大人,小将真的知罪了,还请大人高抬贵手,帮帮小将吧,只要大人能够相助,从今以后,小将愿为大人效犬马之劳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,张将军严重了,你是和将军手下大将,本官哪里敢颐使你呢!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林泽微笑道,他这话虽然拒绝了张玉良的提议,但说的并不绝对,这里面还有回转的余地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张玉良敏锐的捕捉到这个时机,就在林泽转身的瞬间,张玉良居然跪倒在地,对着林泽深深一拜人恩情,小将永生难忘,只要大人救小将一命,从今以后,小将便唯大人之命是从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张将军客气了,本官只不过是给你提个醒,模样将此事放在心上。”林泽脸上的笑容不变,可是却给人一种峰回路转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此次,本官所来,就是给张将军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。眼下,本抚带兵已经打败发匪,于常州城外。结果,只因我军人数不够,没能将其一网打尽,而是有不少漏网之鱼,乘机混入城中,使得抓捕增加了难度。”

    林说的都是实话,他现在的确是担心,有心人在经过长毛的挑唆后,很有可能在城中引发叛乱。战争之事,眨眼间,瞬息万变,所以由不得林泽有丝毫懈怠,刚刚松了一口气的他,又忙着找出城中数百名长毛。

    听林泽将来意表明,顿时,张玉良来了他本以为林泽只有兴师问罪之意,没想到,对方对自己还是有所求,既然如此,自己也可以漫天要价、坐地还钱。

    “大人原来说的是这个,小将这儿士兵虽然历经大败,可是能够活下来的,无一不是军队中的士兵。所以,协助大人完成此项壮举不成问题,想必圣上知道后,也会龙颜大悦的,大人说是么?”

    “圣上的心意,又岂是我等可以揣度,但是眼前的选择摆在将军面前,将军若是一力硬撑,这可不是你能够担待的。还有一点,我想将军还不知道,圣上早有杀和将军之意。你作为他的下属,若是此事在不办妥,圣上拿你开刀那是必然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,将军,本官最后问你一次,你是要保命,还是戴罪立功。这次若是你助我击杀长毛,功过相抵将军又有什么可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看杨玉良还在犹豫,林泽终于抛出了最后一枚重磅炸弹,“常州失守,首当其冲被杀头的,就是和主管江南大营,你身为副将一直辅助对方管理军务,如果他出世,本官将在第一时间保举将军成为名副其实江宁将军。”

    将军,这个词还是很有诱惑的。

    张玉良现在是副将,勉强算得上一个名义上的从二品官职。

    可是将军就不同了,不但官职足足升了两节,而且还可以真正意义上的成为一方军政霸主,这样的诱惑,对当了多年老二的张玉良,岂不是尤为诱人!

    想到这儿,张玉良已经有些不迫不及待了,要怪就怪提出的条件实在对他有无比的诱惑,他就算想不接受,估计他的身体也会控制不住的。

    “大人对小将的栽培,小将铭记在心,大人尽管吩咐,只要小将能够做到绝不推辞。”

    终于,张玉良的贪婪表露了出来,见状,林泽收敛了脸上的笑容,严肃道:“既然如此,还请张将军,立刻带领三千兵马,将城门缺口堵住!”

    脑中飞快的转动,林泽想了想,又道:“等等,还请张将军留下一千人,负责迎接随时归来的和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迎接他?朝廷,不是要治他的罪吗,为什么,我们还要去迎接。”

    “先礼后兵,出其不意,杀其不备!这三点,我看,不用亲自告诉你,你就该知道怎么做了吧!”

    林泽冷冷的瞥了对方一眼,那眼中,陡然爆出的寒芒,就连杨玉良接触到后,都觉得浑身冰凉,就像是被一条毒蛇缠上一样,即便是对方的目光离开,杨玉良也觉得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将明白了,大人是那个意思。还请大人放心,此事小将绝对会处理妥当。”

    等到杨玉良被林泽说动,带着三千人,慢慢赶到常州城外的缺口时,战争早已经落下帷幕。

    场面上显得颇为宁静,士兵的尸体都已经被清理干净。还有四百名身材硕壮的南洋兵,此刻正站的笔直,虽不知道洋枪落到这些人手上会爆发出怎么样的力量,可是他们却已经靠着手中枪,打赢了三四次冲锋。

    当然,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这些人在杨玉良和三千绿营军看来,这些人又是高高在上,不可战胜的存在,这样的敬畏,几乎比起对洋人的时候还要多上几分。

    经不早了,就地安营扎寨!”

    看着天边的rì头渐渐西落,林泽叹了口气,那些长毛实在狡猾,看样子,只有靠时间来拖垮那些人了!

    “大人,为何咱们不进城搜寻,这样速度会快些!”

    张玉良有些不明白,然而林泽却懒得给他解释,随后继续下令道:“从今天开始,断绝城中粮草,本帅就不信了,除非这些人会打洞。否则,本帅要这些漏网之鱼自己跳出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