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火球一般炙热的烈rì在空中高悬,热的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,常州城城楼上,陈华生的此刻正伏在一旁。

    他已经累的不行,若非是有士兵架着自己从岸边一路冲到城中,他几乎以为自己就要死在战场上。

    零星的炮火声,在城外蔓延,这声音越来越近,而陈华生的面越渐惨白。

    终于,等到火炮声快到跟前之时,陈华生这才有气无力的大吼一声,“所有人给我听着,就是拼了命,也不能让长毛打进来!”

    但是,他这声呼喊似乎没有什么作用,因为周围的士兵们,早已经被方才一战打的魂不守舍,一个个就像是丢了魂一样的站在城楼上。

    只有他们恐慌的眼神中,才能透出一丝丝惊惧,陈华生的话他们更本就没有听进去。

    知道已经有数名帮着头巾的长毛士兵,从密集的树林中跑出来时,城头上才阵阵了起来。

    清军官兵们两忙举起手中的火枪,抬枪便乎都没有任何瞄准的动作,他们实在是太害怕了。

    就连举枪的双手,也忍不住在哆嗦,致使这一排枪放下去,杀伤力几乎为零。

    更为狼狈的,则是城外的绿营军,足足四万多人,居然被两万长毛打的落花流水,卸甲而逃。

    看了眼城楼下,三四个长毛追逐一个群绿营军的闹剧,陈华生忍不住叹了口气,一把抓住一旁早已经吓得颤颤巍巍亲兵洋军可曾接到我们的求援,若是没有,就再派探子去,务必要在城破之前,求到援兵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士兵摇摇晃晃的跑下楼去,此刻对方早已经吓得双腿打软,可是陈华生的命令就在那儿他哪里敢违抗,只好强撑着跑下城楼。

    “炮兵标准,放炮!”

    “大人,使不得啊,绿营军还在下面,他们比长毛的数量要多啊,咱们会伤到他们的!”

    “混蛋,再不放炮本府砍了你,快放,那些孬种十个打一个都打不过,留着也没用,放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枚高速转动的炮弹,在两里地的树林里轰然炸落,巨大的爆炸声,瞬间就掩盖了这里面,成百上千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炮弹爆炸,引发的大火,顿时在树林里形成了一片巨大的火圈。

    此刻正直午时,天气干燥,树叶被太阳晒得焦黄,在经过炮弹爆炸是轰出的火花点燃,瞬间便将方圆数十米变成了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远在城头上的陈华生不由一振,遂大声叫好起来。

    知府大人一阵大笑,这笑声瞬间鼓舞了炮兵的内心,同一片城楼上,四门大炮轰然打响,所落之处,大都是密林所在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火势便从多个触点燃起,也许是天助陈华生,刚才还炙热凝重的空气里,居然起了一丝风。

    这风有的时候可真是要人就看到几个被火灼烧出大片的圆圈周围,火势刚刚弱下,背着风一撩,居然又引燃了周围的树叶,犹如绝经澳门银河娱乐场网址一般。

    如此,火势也变得非同小可,一时间,密林中,足有左右三成面积,都笼罩在大火和炮弹的爆炸当中。

    无数士兵惨叫着从树林里冲出,然后顺着地上满地打滚,试图咬压下身上的火焰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时候,所有人都穿的极少,也就一件薄衫,被火一烧就着,接着便烧红了身上的大片皮肤,使得这些士兵们生生在灼烧中疼死。

    “哈哈,真是天助我也府不许一兵一卒,便可以烧死这两万长毛。古有诸葛孔明火烧藤甲兵,今有我陈知府火烧长毛,果真是相得益彰啊!”

    值此之时,陈华生还不忘小小自夸一番,可是很多事情,往往都是乐极生悲的。

    两万长毛军刚一过河,便于绿营军在树林中大战,真是这样,才给了陈华生时间,可以登上城楼,点燃大炮。

    可是,这大炮引发的火灾,却杀了近万无辜的绿营军,还有数千长毛。

    绿营军是无辜的,在他们看来,自己好心拼死拼活帮助这常州知府打防御战,可是对方却在后方下黑手,点燃大炮,企图让自己和长毛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这种手法,顿时就激起了兵愤,于是乎,这些早已经厌倦打仗的绿营军,决定不干了!

    “兄弟们,长毛的目标是常州城,咱们是只管守好江南大营变形,赶紧逃吧!”

    不知是哪个带头喊了一声,一时间,逃跑的声音一呼百应,数千绿营军遂开始了一场大逃亡。

    索如神秘人所说,长毛的目的并不在他们身上,是以,这些太平军士兵看打绿营军逃跑,却无一人追击,而是在树林中重整队伍,然后绕过火势汹汹的地方,直奔府城而去。

    “大人,不好啦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绿营军大部队都逃命去了,现在城外,只剩下近万的长毛。大人,常州城就快守不住了,咱们还是逃出去,避避风头吧!”

    “都逃跑了,怎么会这样,这群混蛋,居然敢逃跑。本府若是不死,一定要参这些绿营军一本。”

    愤恨之余,陈华生又绝望了起来,因为他已经发现,城下,不知何时聚集了黑压压一片太平军士兵。

    古老的城门,正在遭受着疯狂的撞击,轰鸣声中,陈华生可以敏锐的感觉到,这座城在颤摇。

    我拦住那些发匪。”

    狂吼中,陈华生竟然一把抢过身边一名官兵的长枪,对着城墙下黑压压的人群,便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由于从没使用过步枪,所以,陈华生这扳机刚一扣下,便被后坐力震得肩膀一阵酸麻,手中的枪支再也拿捏不稳,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府负伤了!”

    厚颜无耻的感慨一句,陈华生脸上却突然绽出一抹喜见他之前的派出的探子,居然已经跑上了城楼。

    “大人,咱们有救了,属下刚才看到了南洋军的巨舰,正朝着咱们常州府回巡过来,属下已经派人过去求救,相信不时,南洋军便会感到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全军听令,援兵以到,所有人都给本府打起誓死守住城门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