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林泽以两枚哑弹的代价,成功击溃巴克尔的信念,从对方口中逼问出了凶手。

    原来,这个夏洛在服役之前,就曾在家乡有过斑斑劣迹,打架闹事、盗窃大大小小的错犯了不少,就连在军队中,也是个刺头般的人物。[

    没想到,这小子被林泽聘用来后,依旧死改,居然才第二天便当中非礼的一个中国妇女。

    要说那女子也是坚贞,居然因为此事,就在回去后寻死自杀,这可是出乎巴克尔等人的预料。

    虽说这个夏洛犯错在先,可对方终归是大英帝国的海军,就算有错也轮不到林泽来管,本着这个信念,巴克尔遂决心帮助对方隐瞒,不惜和林泽当众闹翻。

    他是他小瞧了林泽的手段,眼下夏洛被擒,巴克尔也只得叹息一声,心中祈祷林泽可以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这个凶手已经找到了,就是他间接的害死了你的女儿。依你看,该如何处置他!”

    林泽刻意将“间接”二字咬的挺重,杀人偿命天经地义,可实事上,夏洛只不过当中调戏了对方的女儿,这件案子,就算放到后世,最多也就判个两三年大牢。

    所以,从心底出发,林泽要处置这些黄毛鬼子,但这个度要把握好,不能真的就把对方枪毙了,如此不合情理,难保不被英方用来当作威胁自己的借口。

    这一点,林泽已经考虑到,所以,眼下还是看对方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“感谢青天大老爷,小老儿带着乡亲们,给您磕头了!”

    眼看林泽这么快就逼问出凶手,这过程中,对方公正严明,不惜与洋人反目,这样伟大无私的大官,简直就是传记里传说的包青天再世嘛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老头子哪里还有心思报仇,只顾着对林泽又磕又拜,全然忘记了对方还等自己的答复。

    知道旁边那个中年汉子提醒,老头才想起来,林泽问自己如何处置这个洋人,可把这位老实巴交老人家难住了。

    直接杀了对方吧,是对方害死了自己的闺女儿,可正如林泽所说,对方的动机并非再次,自己女儿想不离开完全是个意外,要直接杀了,又违背老人良心。

    正当这刘老头犹豫不决之时,陈华生已经看出了这里面的小九九,他忙讨好似的提议道:“这样吧,此事既然发生在本官管辖之内,本官理当全权处理。”

    大人有何良策,不妨说出!”

    林泽嘴角露出了一丝会心的微笑,这个陈华生的确有点意思,居然摸到了自己的想法,而且还想顺藤摸瓜,趁机讨好自己。既然这样,林泽为什么不给对方机会呢。

    “谢大人,依下官看,这件事错在这位洋人管事,却不改让他负全责。所以,下官建议,应当依照我大清法律,对这名败坏风俗的洋人施行笞刑,之后并让他赔偿老人家两百两抚恤费,这样一来,老人家就算失去了女儿,依旧可以颐养天年。”

    陈华生为了拍林泽马匹,可是绞尽了脑汁,这才想出这么一个,尽最大努力缓和两边矛盾的宣判。

    不等陈华生继续说下去,刘老头这边人群已经起来,显然,这些人不是不服判,而是纷纷劝说刘老头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两百两是什么概念,足够老头两口子,安享晚年二十余载,这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,被压迫习惯了的百姓,又怎么能不感恩戴德呢。

    同样,这个消息经过翻译,在那个犯事的洋人管事夏洛听来,也不禁深深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要能保住小命,钱不是问题,他这些年在东方打仗,沿途抢劫侵略也积累了不少财富,两百两对他来说虽然是比大数目,却也能够掏得出。

    就这样,在夏洛挨了一顿笞刑后,两方终于为陈华生的面子和一笔丰厚的银子,而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。

    自此之后,那些亲眼目睹了全过程的常州官兵,在带收队遣散后,一出外面,几乎是逢人便说,关于严明巡抚林泽,怒审骄横洋人一事。

    所谓人言可畏,这流言传着传着,一切也就变味了,到后来,林泽形象也就越来越高大,反之十多名洋人几乎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,幸好有南洋军的护送,否则被煽起民愤的常州百姓,很有可能会掀起暴动事件。

    好好的一顿酒宴被一群百姓搅乱后,林泽等人遂也失去了在继续下去的兴致,匆匆告别乘兴而来,失望而归的富绅官吏。林泽这才在陈华生的相送下,走回了码头。

    途中,林泽想陈华生打听了,驻扎在常州的绿营军近况,当得知和兵力,经过半年的时间,已经膨胀到了五万人,足足翻了一倍还多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数字,却让林泽脸上喜sè更浓,兵自重,不遵照朝廷旨意攻打南京,反而龟缩在此地。本官心意已决,陈大人可体现做好防御准备,可现将城中的财物百姓连夜撤走,等一切准备就绪,我军将强攻武进这一带,争取吸引发匪在周围的所有兵力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大人,如果那写绿营军不堪一击,反倒是让发匪攻入常州城,那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官就有此意,否则,也不会让你着手常州城内的搬迁了。绿营军战斗力低下,和他们一比,只要两万发匪就可以将其击溃,并且攻入城中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看着陈华生的面sè越来越难看,林泽笑道:“不过陈大人不必担心,发匪的脚步仅仅是攻入常州城而已,因为等到发匪在武进的主力全都渡过运河,届时,本官自会率领舰队拦截住河道,将发匪的退路封死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英明,发匪退路被封,就没有补给兵源,加上军心大乱,消灭起来也更加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说的不错,再者绿营军在退无可退的情形下,必会做殊死搏斗,等到发匪和绿营军两败俱伤之时。本官便派五千南洋军,奔赴常州,助陈大人消灭发匪,这样一来,虽然损失了一座小小的常州城,可陈大人却为朝廷立下一大奇功。本官想,陈大人你不会分不清轻重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