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宝庆城中,太平军集体中毒的事件,吓坏了所有人,最终却以一场闹剧结束。

    病患虽然平息,可是却苦了三万大军,每个人都被腹泻折腾了一宿,直到第二rì天明。[]

    拉的头晕眼花的士兵,如今就连提刀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看到这儿,石达开不禁暗暗着急,经此波折,士兵们的战斗力早已不堪一击,如果这时候清军再乘机反扑,对全军来说岂不是一场灾难。

    所幸,新邵那边传来消息,清军们都被石达开给打老实了,现龟缩在城中,那还敢有其他的动作。

    心中的大石落下,石达开一面下令士兵在城中休息,最大限的恢复体力。一面又命人给邵阳消息,让县城中尽快派出援助,当然,他还不知道邵阳县就在前一夜,已经为林泽夺下。

    刚刚分派下命令,又有士兵来报,

    “殿下,前方传来消息,清妖正在新邵大肆筑造壁垒,巩固城防!”

    宝庆府都被本王攻下,一座小小的边城又算什么,且不管他,等我大军士气恢复,盏茶工夫便可以踏平小小的新邵。”

    不少身体素质较好的士兵们,经过一个上午的休息,已经恢复了近半力气,正由石达开指挥着,修补残破的城墙。

    见翼王殿下都发话了,这小兵想想也就不再多言,正待告退,却听石达问道:“辎重部队都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没有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么慢,一夜时间,足够宝庆到邵阳两个来回了,你派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等此人退下,石达开这才走回帐中,一进门,便看到一人正在蹲在一处摆弄着沙盘,那全神贯注的模样,丝毫没有注意到石达开的走近。

    “丞相,在看什么呢?”过了半天,石达开实在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那人才似惊醒一般,忙转过身,对着石达开恭恭敬敬一拜,“遂谋,拜见殿下。”

    此人便是张遂谋,太平天国正丞相,乃是石达开最为依仗的心腹。军中大小事务都由此人过问,乃是石达开帐下,不折不扣的军师级人物。此次石达开大军入湘,以据川蜀的策略,便是他提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丞相不必多礼,本王见你研究这副沙盘已经半天了,是不是想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殿下,以我所见,这次三军中毒事出蹊跷,怕是与清妖无故弃城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“殿下请想,以往攻城,城中清妖必然望风而逃,从不至于焚毁整座城池。现在,清妖此举,多半是故意败退,引我军入城,然后在城中投毒,谋害我大军!”

    “好可恶的清妖,居然这般歹毒,等士兵们恢复体力,本王一定要拿他们祭刀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还不仅仅是这些,如果我没有猜错,这仅仅是开始。现在,大军已经中计,战斗力大减,殿下应该及时撤离宝庆,否则,那股诈退的清妖,极有可能乘机反扑。”

    “这点丞相大可放心,本王已经派出人探查过,新邵那边并没有出兵的打算,只是在修筑城墙,以本王看,他们是早就怕了我太平大军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这么简单,难道是我没有看出清妖的意图,敌军不可能没有后招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丞相,你是真的想多了!”

    石达开正想说对方是杞人忧天,就在这是,营帐外突然传来一阵急报,接着便看到一名小兵满头大汉的冲入帐中。

    “殿下,邵阳县急报!”

    上来。”

    听闻急报,石达开眼皮不禁一阵乱跳,忙一把夺过书信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眼看去,石达开便如遭雷击一般,整个人都僵到那儿,一动不动。即使是手中的信纸滑落在地,也全然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张遂谋心中疑惑,忙弯腰捡了起来,只见上面只有四个大字,“邵阳沦陷!”

    看到这儿,张遂谋只觉得心被狠狠的揪了一下,与此同时,一道从他眼前划过,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居然三步并作两步,冲到报信的士兵跟前。

    诉我,邵东城是不是也被清妖攻占了?”

    相,您是怎么知道的,方才传来的消息,衡州有大股清妖犯西,如今已经攻陷了邵东!”

    “你退下吧,本相有话与翼王殿下说。”

    的告退!”

    那个士兵见石达开的面sè黑的可怕,不敢再上前打扰,忙灰溜溜的退到了帐外。

    “殿下,如果我没有猜错,这次,清妖是想将咱们困死在宝庆城中!”

    张遂谋叹了口气,又道:“现在种种迹象,已经说明了清妖的意图。联系昨rì宝庆城中数万清妖退守新邵东、邵阳沦陷,看来,这步棋清妖早已准备很久了,就是为了等咱们上钩!”

    “可恶,本王纵横沙场十载然在里翻了船,不行,本王这就带军踏平新邵,冲入长沙,端了这伙清妖的老窝。”

    说着,石达开抄起桌上的佩剑,就要冲出大帐,见状,张遂谋忙死死拉住,“殿下,此举万万不可啊,现在三军余毒未清,战斗力大减,您这一去,败多胜少,咱们赌不起啊!”

    “赌不起也要赌,难不成,丞相愿意束手就擒?”

    石达开恨恨的一跺脚,他刚才也是气急,经张遂谋一劝,这才忍住了冲动。他石达开并非那种有勇无谋之人,这点道理他还是懂得。

    “这仗,自然要打,不过不是打新邵,现在,单凭殿下的兵力孤军深入湖南腹地,实在是下下之策。至于邵东,背依衡州,我军早在三个月前,便在衡州吃过亏,所以攻打邵东,也是玩玩行不通的!”

    眼看打这便也不行,打那边也不行,石达开有些急了,“那就从西路走,从隆回绕道。”

    “隆回周围山林众多,当初傅兄弟就是为山中毒瘴所害,如今喻将军不在,三万大军没有向导带路,贸然走入其中,凶险难测。”

    提起隆回,二人不由想到了傅忠信西路大军的惨死,帐中气氛顿做沉闷。

    过了好久,张遂谋才幽幽道:“倒是邵阳县,殿下可以一试。我虽然不清楚清妖是如何夺得邵阳,但可以推断,敌军多半以奇兵致胜,所以清妖数量不会太多,殿下想要攻城应该不难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丞相所言甚是,小王受教了。”

    样吧,殿下即可命人到附近寻找水源,等候士兵们恢复气力,咱们明rì在做攻城打算。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邵阳县城。

    临时开辟的一处上,聚集了不少百姓,都是由林泽征召过来,参与土木工程的搬运。

    城中的防御还算坚固,但林泽这次突袭邵阳,仅仅带了三千南洋兵。

    所以,要抵挡随时都会反扑的太平军,三千士兵远远不够,就地取材之下,林泽唯有借助最古老的防御手段,譬如巨石,滚木一类。

    值得庆幸的是,石达开的大军只是占领了一座废城。面对大炮都抬不出一辆太平军,林泽这些老土的防御手段,刚好能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“张三,咱们的火器还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大人,两千九百名兄弟手中,管用的洋枪不倒两千,手榴弹还剩三百多枚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么少?”闻言,林泽大感头痛,他这一路带军过来,从没考虑过军火的问题,现在一问,才发现自己几乎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。

    想了想,林泽又问:“城中可有弓箭?”

    “县衙兵库中,好像还有几百副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都拿来,给没有枪支的士兵们装备上。你现在就去安排士兵削制箭矢,如果人手不够,就动员城中百姓一道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大人,咱们削制的木箭都没有箭头啊来根本就没什么杀伤力!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你照着去做就行,别废话,本大人自有妙计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看张三要走,林泽又忙叫住,千叮咛万嘱咐他,每支箭矢的箭头都要用棉布缠裹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张三就更纳闷了,奈何林泽的话再那里,他只好蒙着头去做。

    接着,林泽又叫来几个军官,让他们带士兵如城外林子,将树枝都一通砍下,连同树叶一起铺在城外。

    几百号人,从中午一直忙到晚上,这才将城外空地上铺了厚厚一层。原本满是沙土的地面上,这时乍一看去,还真有几分令人赏心悦目的美感。

    不过,士兵们却没这心思去欣赏他们的劳动成果,一个个累的半死,结果还被林泽抓进小黑屋里,又削了一夜的木箭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是半夜,城中旧灯火通明,来帮忙的百姓们都已经睡去,只剩下三千名抱怨连天的南洋兵在连夜赶工。

    倒不是林泽故意虐待他的士兵,战争这种东西,前面准备的越充分,士兵们活下来的几率才会越大。

    如果不出他的所料,明天将会有一场恶战,等到石达开反应过来时,自己所守的邵阳城,将会面临三万太平军的怒火,对此,林泽只有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若是胜了,他将是宝庆战役里最大的功臣,若是败了,虽说功不可没,可是林泽却没把握自己还能保住小命去享受。

    登上城头,今天的月亮异常皎洁,林泽掰着指头一算,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十五了。

    正巧,来振剑此时站在城墙上朝远方眺望,见此,林泽遂笑道:“小来啊,身上的伤,可好多了?”

    “有劳大人关心,卑职的伤,已无大碍了。”

    见来振剑还煞有其事的比划了两下,林泽看的心中大动,不由道:“我看你武功挺厉害的,能不能教教我?”

    面对林泽这个突如其来的要求,毫无防备的来振剑不禁一阵措手不及,等过了好久,他才失笑道:“大人想学,那是再好不过,不知道大人想学哪一种武功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