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妖!”

    “我们被包围了,块逃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等到漫山遍野的南洋军都现出身来,太平军士兵这才发现,自己早已经落入了敌人的圈套之中。一时间,哭爹喊娘的求救声四下响起,所有人都争先恐后的想要逃出这块绝地。[..]

    可是这各地方进来容易,出去却不是那么简单。入口只有一条,而且是条狭窄的独道,只要两三人一挤就过不去。

    更何况是这么多人,后者推、前者撞,愣是将许多人从山涧小路上推落下去,落入了荆棘遍布的沟谷中。

    惨叫声,接连不断的从人群中传出,之后又消失在深不可测的沟壑里,看的喻子和目呲y吼道:“所有人都镇定,大家不要挤,快寻找掩护原地反击!”

    喻子和虽然喊得喉咙沙哑,但这声音和千万人的哭叫一比,却又是大浪中的一粒细沙,刚刚响起便被浪涛淹没了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打鸟喽!”

    见长毛军心已经溃散,林泽等的就是这一刻,一声令下,左右士兵早已经迫不及待的扣动了手中的扳机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三个月前刚刚招募的一批新兵,长达三个月的强化训练,就是为了在今天可以一展身手。所以,士兵们的脸上,都透着莫名的兴奋,手指翻动,装弹、拉栓、瞄准一连串的动作极为流畅,每个人都尽自己所能,奋力的着眼前的长毛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切,林泽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,看得出,自己这支军队的士气异常高涨,这点很好。但山中作战,光靠士气不够,这片地形之复杂,林泽也是得来振剑的告知,才发现了这么一处绝境。

    出于本能的小心,林泽不敢让士兵们下去冒险,刚才长毛大军逃跑时出现的事故林泽都有目睹,别看这里山林郁郁,却隐藏着许多鲜为人知的危险,一个不小心,整队士兵便会被那些天然的陷阱吞没。

    “大人,长毛的阵型已经被咱们打散,咱们要不要乘胜追击,下去将他们彻底解决!”

    张三微微颤抖的声音,足以看出的他此时的激动,瞧他磨刀霍霍的模样,林泽笑道:“无妨,敌军数倍与我,还需以密集的火力压制,此刻下去讨不了好处!”

    “哎呀,大人。您看,那些人都已经被咱们打的没有反抗之力的,照卑职看,咱们就应该快刀斩乱麻,一刀一个把他们砍了得了。”

    跟着林泽也有一个年头了,要说张三心中最不痛快的,还是每次打仗用的都是洋枪。

    也不是说洋枪不好,可是到了张三手中,总觉没有真刀真枪用的实在。尤其是杀人的时候,就听一声,几乎没啥感觉,长毛就倒下了,这哪能比得上大刀片子砍在血肉上来的痛快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时候,张三很想端上刺刀,带着一伙士兵冲下去,实打实的和这些长毛干一场。

    “不可如此,且不说你是否是那些长毛的对手,若要保证你们的安全,我们这儿的士兵都要停止如此,等到那些长毛反应过来,你认为你们还有命吗?”

    冷哼一声,林泽想也不想,便阻止了对方这个荒唐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”

    见张三口中诺诺,似有些不甘心,林泽遂想给对方一脚,将这家伙踹醒。

    可谁知,林泽刚一抬脚,便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危机,直袭心头,那感觉就是一根利刺,狠狠地扎入他的深处。

    无缘无故绝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感觉,大惊之下,林泽刚想要伏身躲避,可是胸口却猛地传来一阵剧痛,剧痛中,林泽眼前一黑,竟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就在失去知觉的前一刻,林泽似乎看到了一根烧红的铁钉,带着一道长长的尾巴,狠狠地钻进来自己身体中,接着就是剧痛袭来,让他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见大帅遭到袭击,左右士兵都慌了,尤其是来振剑,作为林泽近卫,他的职责便是保卫林泽的安全。

    此刻,见上司遇刺,来振剑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冲到林泽身边,扛着他,在队伍中掠过几道虚影,消失在军阵前方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听令,继续违令者斩!”

    张三这时候也慌了,虽然心系林泽的安危,可是他还是强自镇定,命令士兵不得退后半步。

    可是事情的复杂程度远超乎他的预料,因为,对面山头上,不知何时,竟然又多出了一股长毛,此番正对着他们不断

    原来,起初在走这条山路时,傅忠信和喻子和带领的只是中军,至于左右路两路长毛大军则慢了一步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时间上的间隔,却帮助这两路大军躲过了林泽的埋伏。

    并且,在发现傅忠信和喻子和等人都身陷埋伏时,对面山头的长毛,在这一刻也忙举枪反击,一时间,竟然和南洋军打了平分秋sè。

    南洋军虽然火器犀利,奈何此处是深山丛林,士兵们的视线,大多为两侧横生出来的枝叶所挡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士兵们的子弹却失去了准心,这样乱打一气,直打的山谷间枝叶纷飞,却无法对那些长毛造成伤害。

    倒是长毛那头,手中的武器破烂陈旧,就算有火器,也是淘汰下来的老爷枪,本来就没什么准心,这下刚好破罐子破摔。

    也亏这林泽倒霉,就这样的概率,愣是叫他给撞见了。此事若是让那边的长毛知道,也不知他们会怎么想。

    前方战事正在继续,后面,来振剑苦笑不得的望着地上,正一个劲咳嗽的林泽。

    对自家这位大人,来振剑也不知该说对方是运气好,还是运气背。

    数千名士兵都没中枪,唯独对方被子弹击中,若是如此也就罢了,可万万让来振剑没想到的是,林泽中弹的地方,偏偏是胸口那一处纽扣的所在。

    那年头可没有塑料,军服上的大圆纽扣都是铁做的,那老爷枪的子弹飞越了两三百米的山谷,已经到达了有效的极限,再被林泽胸口的那枚铁制纽扣一档,杀伤力自然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所以,林泽只是暂时被击晕了过去,反而害的所有人都白白担心了一场。

    “大人,你可是吓死我了,我和兄弟们都以为你…”

    为我死了,是不是。”胸口处阵阵的胀痛,让林泽说话都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咬了咬牙,林泽冷笑道:“你家大人我福大命大,哪有这么容易出事,不过我没想到,对面山头上竟然还有那么多长毛,这下可难办了!”

    “大人,要不然属下这就过去,把你平安的消息告知张三兄他们,省的他们担心,然后咱们再从长计议?”

    “不行,好不容逮住那些长毛,如果放走了,想要让他们再入圈套就难了,这回绝不能放手。”林泽摸了摸胸口,那儿已经淤肿了一大块,看来没十天半个月的功夫,休想养好。

    胸口处疼痛阵阵袭来,林泽脑中陡然闪过一个念头,这个念头刚一生出,林泽遂情不自己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笑容牵动了胸口的肌肉,又疼得林泽一个劲的吸气,看到林泽这副滑稽模样,来振剑想笑又不敢吱声,直憋得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我中枪身亡的事情,对外宣布出去?”

    振剑一开始没弄不明,不过转念一想,他又琢磨出点味道来了。“大人的意思是,咱们故意露出颓势,让敌军掉以轻心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我还要设计一个更大的陷阱,把这些长毛一网打尽!”说着,林泽又补充道:“记住,要严守口实,切不可让长毛看出破绽,我会带人在山下的溪谷等你们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山谷这一面,身陷绝境的长毛中军,先是叫南洋军一阵痛击,就在所有人都抱定必死之心时,后来居上的的左右二路大军,竟然力挽狂澜,将南洋军的攻势又打压下去。

    这期间,南洋军中的一阵也没有逃过喻子和的眼睛。

    带到两位主将被救出后,喻子和第一时间就派人查清了敌军的动态,这一查,竟惹的他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子和兄弟这是怎么了?”傅忠信不知对方何故发笑,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真是天助我太平大军啊,那清妖的主帅,居然被我军中勇士击毙了信兄弟,你看,敌军现在已经开始露出溃散的势态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喻子和一指山谷对面,正如他所言,方才还气势汹汹,如山岳般无坚不摧的南洋军军阵,此刻已经开始出现了动摇。

    那些清军,这时候都心不在焉的似得,不时的左顾右盼,就连手中的洋枪,也不知道该对哪儿瞄准,反而打的林中鸟雀声四起。

    “果真如此,他娘的,这就是清妖的报应!哈哈,兄弟们,跟我冲过去,咱们杀光这些清妖!”傅忠信被那刘阙框入南洋军的埋伏,遭了一通不明不白的攻击,早已是气的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如今,敌军声势大减,正是他反击的好机会。可就在这时,喻子和却拉住了傅忠信,“等等,我怕这里面有猫腻,咱们还是先收归队伍,静观其变的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等的,若是让那些清妖逃了怎么办,咱们这次从隆回走,突袭宝庆的事,如果让宝庆那边知道了,等清妖加派人手死守宝庆,那翼王殿下的计划岂不是就毁了?”

    傅忠信说的不无道理,他们这支大军,乃是石达开突袭宝庆的一柄利器,就是为了乘清军毫无防备,奇军突袭拿下宝庆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队伍行踪的保密为重要,现在林泽南洋军,无疑成为了傅忠信的眼中钉。

    听对方此言,喻子和点了点头,心中顾虑遂减轻了几分,再看那些南洋军已经顺着山道逃往山下的溪谷,那儿地势平坦,根本无法设防,想来敌军也不会在那儿设埋伏。

    诸多念头一涌而出,喻子和心中的火气此刻也被撩拨了起来,遂重重道:依傅将军所言,弟兄们,给我杀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