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一月二逆率军五万占领江西南安,并沿道北上。

    三月二阳城外一战,湘军大将刘培元、彭定太兵败,弃城而逃。石逆占领桂阳,长毛兵分两路进入湖南,夺取郴州。[..]

    三月十九逆连克宜章、兴宁、郴州、桂阳州、嘉禾,所过之处,清军闻风而逃,石逆声威大振,纠集大军已达二十万之数。

    值此之际,宝庆岌岌可危,若宝庆被占,长沙也将步入后尘。

    听着上面的战报的林泽,并未及时决策,而是一声不吭的踱着步子,弄得身后数人心中惴惴,但又不敢出言询问。

    湖南的事情,让林泽不得不放下上海的诸多事宜,急忙赶回淮后又率领三千湘军马不停蹄的赶回了颍州老家。

    林泽在前往江南大营前,曾在颍州招募了两千新军,如今这些士兵刚好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等到林泽到达颍州的时候,已经是四月二十庆那边的仗,已经打了一个多月了,两军一直僵持不下,谁也不肯后退半步。

    “湘军凭借湖南山地众多,扼住大量险要关口,让太平军的行军一度受阻。再者朝廷及时调拨三股清军围堵太平军,这一场仗才持续到现在。所以,从目前的形式来看,太平军整体上还是占着一定的优势。”

    走了半天,就连林泽都觉得脚下有些酸麻,遂走回大堂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旁的陆羽闻言,忍不住道:“大人,照您这么说,那咱们更应该赶过去支援湘军啊!”

    在咱们还不能过去,那石达开也算勇猛,他的军队虽然号称二十万,但真正的士兵,不过六七万之数。朝廷现在投入宝庆的兵力,也已经到达了七八万,再加上防守地形的优势,两军仍能处于僵持的状态,可见石逆用兵之厉害。

    可是,有一点却不容置疑,随着朝廷不断朝安庆调兵,石达开的优势将会逐渐转为劣势,长毛兵败也是迟早,咱们现在过去,不见的有什么好处!”

    历史上的宝庆会战,的确是以失败告终,既然如此,林泽此刻再举着助威的旗帜过去,就算打退了石达开,这功劳还是湘军的,与他无关。没有好处的事,林泽不做!

    “大人的意思是,咱们坐山观虎斗?”

    “也不行,怎么说,我名义上也是曾总督的门生,而且手下还有三千湘军若是我不去救援,那就是在告诉天下的人,我为人不义,这样有失与军心!”

    见林泽打也不是,不打也不是,陆羽没辙了,遂讪讪退到一旁。见状,林泽嘿嘿一笑,问陆羽道:“陆老爷子最近可好啊?”

    人,好好的,您怎么问起家父来了,是不是…”

    “别多想,我就是问问!”

    父身体很好,多谢大人挂念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这儿有件非常重要的事,还需要家父,帮个忙啊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”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不绝于耳的炮声,在营帐附近响起,一连大半个月的激战,每个太平军士兵的脸上,都透着一股子麻木和疲惫。

    也许是见惯了生死的场面,炮火在这些人眼中,已经不算什么了。他们现在唯一需要的,就是随便找个地方,躺下来,好好的休息。

    大营中,虽然有士兵来来往往,可是这里面,却始终透着死一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衣衫破烂的士兵,正急匆匆的朝营帐这边跑来。

    帐中,一个赤脚的大汉,正伏在桌案上,仔细的端详上面的地图。地图上被炭笔圈圈画画,每隔一小段都会有重重标记的地方,若是有心人便会发现,这些看似随意的涂鸦,却像极了行军的路线。

    “启禀殿下,兄弟们在山脚下拦截了一辆过往的车队,似乎是往宝庆方向去的!”

    一见大汉,那士兵连忙跪下,其眼神中,更是闪烁着莫名的狂热,那模样,就好像一个虔诚的信徒,正在凝视着自己的神!

    “宝庆,那不是清妖大营吗?”听到士兵的报告,那人并未抬起头,而是淡淡道:“车队里,装的都是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洋枪,殿下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豁然转过头,此人模样也就三十岁上下,不过眉宇间,却彰显着一种不怒而威的霸气,此人便是翼王,石达开。

    得知车队中竟然运有两千多支枪械,石达开是下意识的惊呼道。

    两千多支枪械是什么概念,如果利用得当,足以摧毁一支万人大军,这怎能不厉害!

    如果是放在以前,石达开不一定会如此重视,可是,在这个档口,就在太平军和清军势均力敌之时,上天突然赐予他两千支枪械,那就是给他的秤盘上,加了一枚重重的筹码,将平衡瞬间打破!

    那个商队老板带上来!”

    石达开一声令下,那士兵连忙下去,过了半柱香的功夫,这才带了一群五花大绑的商贩,为首的是个白胡子老头。

    这老头早已被吓得魂不附体,此刻见到石达开,忙扑通一声跪了下来,口中一个劲道:“大王饶命啊,小老儿只是个生意人,什么也不知道啊,饶命啊,大王!”

    “要本王饶了你也可以,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回答本王的问题,本王自然不会与你为难!”

    见这老头浑身颤栗的模样,石达开心中掠过一丝不忍,遂缓下语气。

    “是是,只要小老儿知道的,必如实相告!”

    颤巍巍的伸出袖子,擦了擦满头的大汗,直到此刻,那老头才缓缓抬起头来。此刻,若是有太和县的百姓在场,必会发现,这个老头正是那陆家家主,陆老爷子!也不知这陆老爷子,为何放着家里的清福不去享,反而到这儿地方来遭罪,竟然还叫长毛捉了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车队里运送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老爷子面有苦涩的看了眼石达开,又下意识看了看身后一干虎背熊腰的大汉,这才叹道:“不瞒大王,小老儿这儿运的,都是洋人的火枪。”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看路老爷子还算老实,石达开又问:“是送给城中清妖的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那你又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小老儿是苏州人氏,长子在苏州做粮草的运输生意,就在前些r一位大官找到了小人的长子,说是要给宝庆的官家运送一批粮草。起初,小老儿也不知这里面就是火枪,若是那样,就是给小老儿一百个胆子,小老儿也不敢做啊!”

    “大官,什么大官?”

    “小老儿也没听说过,只知道那个大官很年轻,却是朝廷里的兵部侍郎,就连知府看到他,都对他恭恭敬敬的!所以他的命令,小人也不敢推脱,就答应了下来。大王,您就放了我吧,小人知道的已经全都说了!”

    “来人呐,将他带下去,好生看管!”

    看眼前的老头已经问无可问,石达开遂一挥手,令人将对方带下去,连同商队里的人一同看押。

    见陆老爷子被带走,旁边一位将军模样的人才道:“殿下,以末将看,此人不像是说谎,可是那个年轻的大官又是谁呢。谁能有这么大的权力,居然可以弄来这么多洋枪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个本王也很疑惑,得功啊,你可记得数r京传来的战报?”

    石达开微微一笑,转身走回了座位上,之后,又吩咐帐下士兵,将车队中的枪械都搬到营地中。

    “您是说,那个大闹南京的清妖?”

    被唤作得功的大将,名为刘得功,乃是石达开帐下一员骁将,此刻听对方提起,这才隐约想起了什么,不由讶然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应该就是此人,能以三千士兵深入南京,搅得满城风雨。以他的手段,弄来两千支洋枪,想来不是什么难事!但也正因为这样,此人,将是个头疼的对手啊!”

    说着,石达开又露出了一丝笑容,“只不过,他万万没想到,这两千洋枪会落到本王手上,而本王也将借此一举攻破安庆,拿下长沙!”

    “殿下英明,可是,那支车队的人该怎么办,要不然,就在这儿将他们处决了吧!”

    可。本王既然答应了他们,自然要履行诺言,正好,也让那些人给苏州带个信,让他做好准备。等本王拿下湖南,入驻四川后,下一处,就是江南!”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“快走吧,这次是翼王殿下仁慈,所以才放了你们,若是下次再让我们碰到,你们就没这么好运了!”

    一队太平军,连推带赶,将几个落魄的商人轰出了太平军大营。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各位大王!”

    感恩戴德的下了山,直到太平军的营地都已经没入山林,彻底消失在视野当中,几人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老爷,咱们总算是有惊无险,完成林大帅交给咱们的任务了!”

    后面,一个家丁模样的人,见为首的陆老爷子一阵站立不稳,忙上前一步,扶起了对方。

    非我那不争气的儿子在大帅帐下做事,我至于拼着我这身老骨头不顾,来长毛这儿犯险吗!”叹了口气,陆老爷子这会可是累得够呛,遂吩咐众人原地休息,等会儿再行赶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