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擦了擦满头大汗,吴煦眼巴巴的瞅着坐在上首的林泽和威尔斯,这二人已经谈了一个下午,也不知商议好了没!

    原来,就在林泽一行从租界出来时,刚好撞上了如约而至,登门造访的威尔斯。[..]

    这威尔斯在得知,林泽有意同怡和洋行合作的意向后,便急急赶回公司召开了会议,等到在场股东的一力赞成。第二天一早,在派人给香港总公司送信的同时,威尔斯便亲自来到道台衙门,找林泽洽谈合作之事。

    由于长时间在远东从事贸易活动的缘故,所以威尔斯的中文极好,就是略带一点广州口音,但在林泽听来,总比满口鸟语要强得多。

    事先做了充分的准备,所以威尔斯与林泽的商谈,也进行异常顺利。七七八八通过了大部分草案,最终,林泽和威尔斯的话题,还是集中在林泽想要抽取的那四成利润上。

    “将军阁下,四成利润实在是太多,要知道这其中,中国的关税便高达百分之五,在连上途中所消耗的船费、运费,如果您再抽取四成的利润,那我们的商品在卖出后,我们却连利润的四成都拿不到,这未免也太少了!”

    无论如何,威尔斯都不会同意林泽抽取高达四成的利润额,要是这样,他回去了还不让那些股东们给活剐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威尔斯先生,那你以为,我应该抽取几成利润最为合适呢?”

    林泽押了口热茶,脸上淡淡的神情,看不出他此刻是喜还是怒。

    “昨天的会议上,众股东商议后,决定提供阁下一成半的利润,而后还是我私自将利润提到了两成,这已经是我们的极限了?”

    看林泽有松口的迹象,威尔斯嘴角的胡子颤了颤,露出了一个令人不易察觉的笑容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林泽也笑了,“吴煦啊!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一旁,正在打盹的吴煦突然听到林泽叫他,吓得他立马从座位上惊醒。

    “送客!”

    “什么,大人你们聊完了?”

    “我说送客就送客,哪来那么多废话。”不顾尚处在错愕之中的威尔斯,林泽道:“本官不想在没有诚意的人面前浪费时间,要知道,等会儿我还约了霍梅先生商谈合作的事情,吴大人,送威尔斯先生出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林泽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既然对方有令,他吴煦也就照做便是。

    于是乎,吴煦手一伸,做了个送客的姿势尔斯先生,请回吧!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威尔斯起先还没弄明白林泽是什么样意思,可是当等到对方提起霍梅之时,威尔斯总算明白了,感情和林泽合作的不止他怡和一家,还有其他洋行参与了进来。

    霍梅是谁,鼎鼎大名的远东鸦片贩子,几乎和威尔斯齐名,不但如此,对方还是宝顺洋行的一个大股东。

    对方能来找林泽,十有仈得知了怡和要与林泽合作的消息,所以想过来砸自己的场,难怪自己提出将四成利润降为二成时,林泽始终不恼不怒,原来,他早就留了一手。

    作为商场老手,威尔斯岂会不知,当宝顺洋行和林泽合作后的严重后果。因为那样的话,他门失去的不仅仅是怡和失去进军内陆市场的机会,而是很有可能导致宝顺实力大增,最终一家独大,吞并怡和的可能。

    商场如战场,一刻都由于不得迟疑,想到这儿,威尔斯忙道:“将军阁下,要不然您再考虑考虑,我们可以每年再多给你半成利润!”

    “四成,一文不少。先生,这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,而是看怡和洋行有没有这个诚意,依我看,宝顺洋行的霍梅先生,就很有诚心嘛。”

    言罢,林泽有示以吴煦一个送客眼神,后者会意,忙上前一步,挡住威尔斯的视线尔斯先生,我看你还是回去考虑清楚了,再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混蛋,等我考虑清楚了,那宝顺早就赚了个盆满钵满了!”

    心中暗骂,威尔斯对这个上来挡道的吴胖子很是不满,激动之余,不禁上前几步,竟然一下将吴胖子撞倒在地。“将军,这样把,我拼着被撤职的危险,将你的利润提到三成,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,还请您再考虑考虑!”

    “四成!”

    望着吴煦的狼狈模样,林泽笑了笑,却咬着四成利润丝毫不放。他清楚的明白,鸦片战争以前,中国的海关关税可是在百分之三十左右,如果要换算成利润,那就是二成利润的等价值。

    相反,中国出口外国的关税,却高达百分之一百以上,这比中国的三倍还多。他现在从怡和洋行抽取的四成利润,最多补齐两国的关税差值,哪像对方所说那般无钱可赚林泽就是铁了心的,要从这些洋人身上咬下一块肉来。

    竟然敢冲撞本官,来人呐,将这个黄毛鬼子给我拖出去!”

    此刻,吴煦也怒了,他好歹也是这一方的道台大人,就连列强的公使见他,也都客客气气的。而这个外国商贩,却屡次三番不给他的面子,竟然将他撞到。看来老虎不发威,对方真当自己时病猫了。

    吴大人发怒这还了得,一声破锣嗓子吼出,立马从门外跳进几个值班的卫兵。一通擒拿大抓,这才勉强将身材高大的威尔斯制住,强行将对方朝门外拖出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你们这群不懂礼貌的家伙放开我!”

    威尔斯哪会想到,那个大胖子是个颇有权势的家伙,此刻,他后悔已经来不及了。只得高声朝林泽叫到:“将军,将军阁下!我们愿意提供四成的利润,还请您先放开我!”

    当真可以代替怡和洋行,做这个决定!”

    的…”

    就在威尔斯半个身子,被拖出门槛的刹那,林泽终于拍了拍手,止住了那几个士兵,示意那些人将威尔斯放了!

    得到了解脱的一瞬间,威尔斯的脸上并没有任何喜悦,而是一屁股做到了地上,口中喃喃道:“完了,这回我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既然威尔斯松口,接下来的事情,在林泽的安排下,已经变得非常顺利,两方很快签订了草案。与巴夏礼的签订的协议不同,这回是由林泽亲自提笔,签下大名。

    伴随着第二次鸦片战争接近尾声,大量通商口岸开放,国内市场的打开已经是必然之势,这点朝廷里的人,包括咸丰清楚。

    所以,林泽才大着胆子答应帮助威尔斯打开内陆市场,想要富强,首要就是发展经济。现在的中国还是落后的自然经济,想要改变这一切,只有让其收到资本主义经济的冲击,从而刺激内地经济的转型。

    至于这块试验田,林泽决定以苏州为中心,然后辐南这一块。毕竟南京、镇江的通商口岸开埠后,苏南地区将会最早接触外来经济。

    再者,以林泽对江苏巡抚徐有壬的了解,此人虽然是朝廷重臣,却通达事理,不似清廷中绝大多数人那般迂腐。如果自己可以和对方阐明缘由,陈述厉害,这件事不难办成。

    看着威尔斯上了马车,林泽这才哈哈大笑起来,见状,吴煦道:“大人为何发笑?还有,现在已经rì头落山了,大人约得那位洋人朋友,估计是来不了了!”

    “洋人朋友,我有认知这样的人吗?”

    林泽明知故问的态度,反倒是让吴煦一愣,“可是,您之前不是说了,约了人吗?”

    是说霍梅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认识他啊!”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见吴煦到现在还没转过弯来,林泽意味深长的笑道:“那威尔斯死活不愿加价,我若不给他凭空捏造一个竞争对手,他能轻易松口吗?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还是大人英明!”

    口中暗道,吴煦心中却啧啧称奇:自己这位大人,怎么越看越有那种的潜质,居然连洋人都被他给忽悠了,还好,自己没有和他作对!

    想到这儿,虽然是四月天气,可是吴煦还是觉得凉意袭人,忙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就在二人说话之时,门外突然跑进一个气喘吁吁的衙差。

    “大人,门外有人求见!”

    衙差的话一出口,林泽和吴煦俱是一惊,不禁互望一眼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真有这么巧的事!难不成真是那个霍梅来找自己了?”

    口中嘟哝,林泽忙问道:“对方,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那人是个身着奇装异服的士兵,他说他叫张三!”

    “什么,竟然是张三!”林泽眉头一皱,心中突然闪过一丝不妙,他进来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只见大门外,正有一个红sè的身影朝大堂这边走来。只一眼,林泽便认出那是南洋军的军服,一身红种颜sè在战场上,代表着的就是无谓。

    来人果然是张三,一看林泽就在堂上,张三忙行礼道:“卑职拜见大人!”

    挥了挥手,示意对方起来说话,林泽这才道:“你怎么来了,是不是淮边出事了,或者是南京又派军南下了?”

    “大人放心,现在长毛受惊,南下大军都龟缩在南京不动,暂时不会有南下之举。朝廷已经派了大将周天受率军前来援助江南大营,并且命张国梁为提督,总理大营事务。”

    听完张三的话,林泽皱紧的眉头这才微微舒展。“那就好,说吧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别卖关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曾国藩、曾总督那边的急报,长毛的大头目石逆,如今正纠集二十万大军进发湖南,长沙府岌岌可危。所以,曾总督希望大人即使调军回援,联手保住长沙!”

    终于,张三说出了此行的正题,得知一直待在江西的石达开竟然出手了,林泽刚刚放下的心,此刻却是猛地一沉,暗道一声:坏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