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被林泽上来劈头盖脸一通训斥,吴煦根本没搞清楚什么状况,明明是对方使诈在先,怎么反倒是自己失职、失信了。

    还别说,林泽的这番话一说出口,居然堵得吴煦一个劲的张嘴,好半天却没说出话来。他依稀记得昨晚自己是喝醉了,对方也似乎叫醒过自己,和自己说过什么。[]

    可是其中经过吴煦却忘了,现在听林泽提起,他的心中不免闪过一丝疑虑,莫非这件事真的事出有因,是自己误会了林泽?

    见吴煦低头不语,过了半响,林泽才哼了声,“吴大人,你不会这么快就忘了昨晚你说的话了吧,如果你真的不记得,那本官便将同桌喝酒的几位买办叫来,咱们一问便知。到时候,你再看看,本官有没有错怪你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吴煦的额头上,已经渗出层层细汗,听林泽语气,自己似乎真的做过什么。可是昨晚喝的酒太多了,他脑子里此刻乱的一塌糊涂,哪还能想起来林泽交待给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罢了,既然你忘了,那我便告诉你。”林泽冷冷一笑,这一刻的他,就像一只紧盯着地上羊羔的鹰隼,眼中闪烁,让吴煦几乎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“昨晚本官与上海当地的一众名流,商议出资建造军工厂之事,当时本官还特意提醒你洋人之狡猾,为了使我们这次的谈判占据着主动地位,那就要严守口实,千万不能让洋人摸清朝廷的意思。

    所以,本官让你按兵不动,等候本官调令,但可是你今天却私会英国公使,随意透露朝廷的情况,完全打乱了本官的布局,你这可是通敌叛国治罪啊。若是皇上知晓此事,我想不用我多说,你也明白后果是什么!”

    林泽犀利的语言,就如同一盆凉水,不但浇灭的了吴煦心头的怒火,更是说的他浑身一阵冰凉。他原以为自己是被林泽利用,却不料自己竟然是叫洋人利用,若非林泽的当头棒喝,自己只怕还分不清是非黑白,差些酿成了大祸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吴煦慌了,“大人啊,下官真的不记得您昨晚说过了话了,是下官该死,还请大人救下官一命吧!”

    听着吴胖子的哭腔,林泽心中嘿嘿一笑,脸上却显得无比严肃,是本官不想帮你,只是你这般误事,让本官如何帮你呀!”

    茧林泽摇头叹息,吴煦的心都快碎了,心中咒骂洋人之余,吴煦的脸上还是露出了可怜巴巴神情,那模样,看起来就好像一支摇尾乞怜的狗,不对,是一头摇尾乞怜的猪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的谈话陷入僵局之时,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,吸引了林泽的注意。

    迎面走来的,是英国公使巴夏礼一行,其身后还跟着一干军官和西装各领的绅士,看对方这阵势,必是有备而来啊!

    “人已经来了,你给我听好,不是本官不给你最后的机会,等下的谈判,就看你的表现了!”

    拍了拍吴胖子,林泽直接绕过对方,走向巴夏礼一行。

    “怎么只有巴夏礼大使您一人啊,其余两国公使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将军,咱们这边说话!”

    等到双方落座,巴夏礼才笑道:“难道说,将军不愿与和我大英帝国合作么?”

    “大使言重了,谁不知道您大英帝国是海上最大的霸主,号称rì不落帝国。与您合作,林某倍感荣幸。”微微一笑,林泽已经猜到巴夏礼此举的意图,不过是想在三国合作的基础上,从自己这里多得一份好处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早就决心吃定三家的林泽,又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故此,林泽继续道:“可是,这并不足以扭转我与三国的合作,要知道,虽然英国是海上的霸主,可是法国、美国的实力不容小觑。虽说公使大人不畏惧两国,但在下在却没有拒绝两国的实力啊。所以,还是请大使大人,不要让我为难!”

    “将军先生,我大英帝国无偿资助您十万两的军火枪械,难道说,这还不能表示我们的诚意么,您的胃口真是太大了!”

    那些枪械,造价最多五万两,你还真是敢要价啊!’见巴夏礼竟然厚颜无耻的说出十万两,林泽心中暗骂一句不厚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公使大人真的认为,仅仅靠十万两,就可以换取我与三国只见的友谊,那你真是太小看我林某的为人了,吴煦!”

    “下官在!”

    “咱们还是打道回府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看着林泽和吴煦两人,一说一应,巴夏礼急了,“不不,林将军,我想你是误会我的意思了,咱们的合作完全可以进一步协商,这样吧,又您开价,只要我可以做主的,我都可以答应你!”

    “此话当真?”闻声的同时,林泽猛地停驻脚步,脸上闪烁着一丝狐疑,“若是在下提出,让英国贷款,资助我组建一条舰队呢?”

    生,您这是在开玩笑吗?天呐,你可知道,我大英帝国一共才五支舰队,您这个要求别说是我了,就连女王陛下都无法满足您。”

    见巴夏礼失态的模样,林泽反倒是显得极为平静,“大使多虑了,那种动辄上十万吨位的巨型舰队,因为即便是我提出,公使大人也不会答应。我只需要一支小型舰队,其规模控制在三十艘战船左右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可那也是一比不小的数目啊,将军如何能确定,我就会答应你的请求。我可是记得,上次你与我还有其余两国公使划定的几处通商口岸,最后经过查证,这些早已经被签署在了天津条约上。莫非,将军还想故技重施,来糊弄我吗?”

    巴夏礼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,见此,林泽心知这种事情已经瞒不过对方,遂咬了咬牙道:“这自然是公平交易,如果你英国可以帮助我组建出这支舰队,我可以为你争取到国内第一条铁路的修筑权,但范围仅限于松江府以内,而且你们只能享有铁路沿途5公里的矿产开采权。”

    “修筑铁路是真的吗?”林泽的条件,让巴夏礼闻之倍振。

    可随后,巴夏礼又笑了起来,“将军,国际上的惯例可是规定,修筑铁路的国家有权开采沿线15公里以内的矿产,这与你所说的5公里似乎差距太大了些,实在让人难以接受啊。”

    “国际上的那一套我不管,这儿是中国,就该按照我们的规矩办事,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,如果公使大人还在犹豫。我想,其余两国,应该很乐意的接受这个条件!”

    林泽强硬的态度,使得巴夏礼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,但建造一支小型舰队,那也是动辄几十万两的投入,巴夏礼自然不会和对方做亏本买卖。

    该死的支那土著,心下暗骂,巴夏礼还是挤出了一丝笑容:“将军,要不然咱们再各退一步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公使先生,如果你有足够的诚意,我想你会答应的,对吗?”

    吧,可是咱们事先说好了,三十艘军舰的费用,我国给你提供相应的贷款,至于利息我们也可以免除,但希望将军可以在三年内支付清所有的款项,否则,如果超出了时间,我们将会按时间追加利息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不要三年,最多两年,我定可以拿下南京!”耸了耸,像是想起了什么,林泽又道:“虽然舰队有了,但我还需要招募一批贵国的海军还有水手,到时候,还请公使先生多多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如您所愿,将军!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从公共租界出来,感受着外面的习习凉风,林泽总算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别看他从头到尾都表现的极为镇定,孰不知,林泽那一声衣衫早已湿透,虽然只是短短几句话,却是一场心力的较量。

    判这玩意儿,可比打仗累多了!”

    感叹一声,林泽遂想起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吴胖子,刚才的签字,这吴煦不可谓不积极,那种抢着赴死的勇气,倒是博得了林泽的几分欣赏。

    这刻儿,林泽再回头看去,却见吴胖子面无血个人更丢了魂似的,看样子对方是知道了签订协议的后果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林泽笑道:“吴大人,看你的神乎没什么兴致啊。”

    “侍郎大人就不要在取笑下官了,洋人修建铁路的事,若是让朝廷知道了,下官就是十个脑袋也不够掉啊,还有什么心思和大人说笑呢!”

    吴煦的话显得颇为飘忽,倒像是已经病入膏盲的绝症患者,见对方这副窘迫模样,林泽被逗笑了,“放心吧,吴大人,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听从本官差遣,我可以保你无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