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原准备在湖南逗留半rì便走的林泽,因为联军一事,又在曾府上待了数rì。

    敲定细节的同时,林泽在曾国藩的引荐下,也认识不少湘军派系大臣,当时最出名的莫过于彭玉麟、胡林翼、李朝斌这一干中兴名将。甚至,曾国藩的幕下还有一人,一度引起了林泽高度关注,那便是李少荃、李鸿章。[..]

    对李鸿章,林泽有过几次试探接触,而几次接触下来的结果,却让林泽一半欢喜一半忧。

    喜得是,这个时候的李鸿章,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,无论做事还是说话都有几分傲气的李中堂却有天壤之别。对林泽本人,更是构不成半分威胁。这样的年轻人,最多也就是文采出众,显然不能担当什么大用。

    但林泽也隐隐看出,这个李少荃虽然年纪轻轻,却不是个甘居人下之人,这也让林泽打消了将其收归南洋军的心思,却是有些可惜。

    收到太和那边传来的消息,林泽心知不能再多做逗留,遂匆匆辞别曾国藩,临行前,还带走了曾国藩帐下的三千

    这三千曾国藩将暂时交给林泽调配,助他攻下江南大营,等到江南局势一定,曾国藩便会将这些重新收回。三千湘军在林泽现代化的训练下,必会有一个质的飞跃。

    带着士兵匆匆赶回太和,迎面而来的,便是一个大好消息。

    原来林泽在三河镇打败长毛,在金銮殿又受封大官的消息,早已经传遍了整个安徽,尤其是颍州这一带,林泽的威望几乎达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。这也使得,颍州当地无数人趋之若鹜,闻名前来投奔临泽,

    望着城门郊空地上,两千名肤sè黝黑、身材的汉子,林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些乡勇,都是听闻大人的威名,从各个县城、州府投奔而来的。”张三说着,竟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,不怪他如此高兴。眼看着自家大人一点点的崛起,作为林泽的追随者,他亦倍感光彩。

    “的确,各个都是好苗子!”

    感叹一句,林泽微微一笑些乡勇虽然身体基础不错,但没有经过任何训练,就这样让将他们派上战场,却是白白浪费兵源。此事还是先放一放,将这些人重新编制,安排他们留在太和受训,暂时就不要带去江南大营了。”

    职会安排下去。”

    张三恭敬的应了声,正准备离去。不料,林泽又叫住他道:“本帅不在的这段r堂可曾有人来过。”

    “有倒是有,但不是来找大人的。卑职这几rì经常看到,那些洋鬼子在城里摆摊,给百姓派送粮食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事,那百姓是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“刚开始是很抵触,当这洋鬼子也不放弃,隔三差五就在城中施善,加上去年战火蔓延,导致村户的收成锐减。许多人熬不住饥寒交迫,都开始接受这些洋鬼子送的衣服粮食。大人,我们要不要阻止那些洋鬼子?”

    “呵呵,看来这些洋鬼子为了传教,还真舍得下本钱。虽说这些人是为了某种目的做善事,但最终受益的还是百姓。所以,我们不但不拦着,还要促成这样的善举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你这就去备马,本帅要亲自去一趟教堂,见见老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时隔小半年,当林泽再一次来到城郊外的天主教堂时,他几乎被眼前的美景惊呆。

    原本荒芜的地面,如今已经被铺上绿油油的草皮。一排排松树,整齐划一的排列在四周,将教堂面前的空地分割出数块。

    每块空地见,随处可见的花圃,秋千、石桌、石椅等等玩意儿,将这儿布置的像公园一样。

    倒不是林泽眼花了,他甚至还看见了十多个孩童,在两个白人修女的带领下,在草地上做着游戏。眼前的一幕幕,让林泽有一种身处异世的感觉。

    突然见到一个骑着大马、气势汹汹的大人走近教堂,这些孩子都下意识的躲到白人修女的身后。

    爱的林,你来了!”

    见来人竟然是好久不见的林泽,刚刚做完弥撒的乔丹神父,大笑着走上前去,给林泽来了个熊抱。

    他也听说了林泽英勇事迹,在乔丹神父看来,林泽最令人钦佩的地方,不是他打败了多少太平军,而是凭着一己之力保住了太和县免遭屠戮。这样人,才能算的上真正的英雄。

    “呵呵,神父还是和以前一样热情,您这儿真是太漂亮的,如果不是记得来教堂的路,我甚至会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。”

    太客气!”

    客套几句,林泽不禁有把目光投向了草地上,“神父,这些孩子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县城里的孤儿,还有乞丐,我看他们可怜,便收养的他们,教他们圣经。我希望,上帝的圣光,可以照耀到这些孩子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乔丹神父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,他原以为自己到内地传教会困难重重,不想刚来半年,便已经有这么多孩子投入了上帝的怀抱。相信再过不久,不止是孤儿、乞丐,就连普通人家的百姓,也都将成为未来的天主教徒。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,看来这黄毛鬼子从来没打消过传教的念头,从孩子入手,这到是个不错的方法。虽然成效慢了些,但这样出来的教徒,将与西方无异。”想到这儿,林泽遂笑道:“乔丹神父,您知道我最大的理想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希望这个世界上,没有国界,没有战争,没有差异而平等,他们的灵魂、思想,不应该被圈固。”

    “天呐真是这么想的吗?”

    看着林泽认真而严肃的神情,乔丹只觉得面前的这个英雄,顿时变得光芒万丈。对方这番话,与圣经中的教义不谋而合,唯一的不同,便是对方没有提到信仰,这也许是因为他身处中国的原因。

    但即便是这样,对方的思想也已经上升到了一个高度,就连乔丹自己,都感到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“是的,神父。所以,我这次过来,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忙,只要在我的能力之内,我会答应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让国内的孩子,去国外学习,让他们在文明的国度里接受教育,学习先进的知识文化。等到他们学有所成,再将他们所学到的带回来,开办学堂,让先进文明在国内开散。”

    见对方已经给自己忽悠的差不多了,林泽遂道出了真正的目的,“但不幸的是,我在国外并没有什么朋友,为了避免孩子们走上歧途,所以,我想恳请神父您帮帮我,让上帝的光芒一直照耀着他们,保护他们茁壮成长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能这么想,真是出乎我的意料。有时候,我甚至会以为,你就是上帝派给中国的天使,在这古老的国度渐渐衰落的时候,由你承载上帝的荣耀,来挽救这个国家。”

    乔丹神父眼中的激动越来越浓,答应你了,我刚好,我在意大利有许多朋友,他们听到您的事迹后,会很乐意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,神父你误会了,我的意思是想这些孩子们去美国留学。”

    “美国,哪儿只不过是一块尚未开垦的荒地,欧洲才是世界的文明的中心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乔丹神父还不忘赞美一下自己的国度,这话在林泽听来,就像个笑话。五千年前,华夏文明诞生之时,欧洲的猴子还在茹毛饮血呢,就这样也敢号称世界文明的中心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林泽有求于乔丹,所以林泽还是委婉道:“正如神父所说,欧洲是个温室,却不适合孩子们的成长。我们中国有句老话,叫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。这也是我想让他们去美国的原因,险恶的环境,更能锻炼一个人的品质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看来,我对中国还是不够了解啊!我会帮助这些孩子的,可是你要怎么劝说这些孩子的家人呢,要知道,我和我的助手们费了很大的力气,都没能让打动那些孩子的父母。”

    说着,乔丹的脸上闪过一丝懊恼,中国人的固执,远远超出他的想象。即便是现在,县城里的百姓还是不愿让自己的孩子,与教堂有任何接触,这也让乔丹的传教大业一度停滞不前。

    “这点神父不用担心,这样吧,我先回城里做动员,等到名额定下,我会让我的卫兵请您去县城一趟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决定,那我就祝你好运吧!”

    亲们,收藏下吧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