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“哗!”

    一阵枪栓的拉动声响起,看到林泽被暗处突然冒出的一人挟持,身后百十名士兵迅速围拢上来,数十把枪支齐刷刷的举起,对准林泽身边的那个人影。只要他敢妄动一下,士兵们便会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。

    听闻响声,四周同样涌出一大批身着破烂的士兵,这些人手中或拿刀拿枪,此刻见到大帅被困其中,这些清兵们也忙将数十名南洋军士兵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只要这些人敢扣动扳机,清兵们手中的大刀,便会立刻砍在对方的身上。这架势,大有一种螳螂捕蝉、黄雀在后的意思。

    然装备了这么多洋枪,果然是想来偷袭本帅,你以为本帅会没有防备吗?”

    见自己的士兵将这几十个衣着古怪的“长毛”团团包围,那人遂笑了笑,正准备逼迫林泽下令,让对方的人将枪支都放下来。可就在这时,林泽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,却让这人皱了皱眉,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有信心,你会赢吗?”

    林泽瞥了自己身侧一眼,示意对方转过头去,那人疑惑之余,遂照着林泽意思扭头看向左侧,这一看,却惊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因为,就在自己士兵的包围圈外,还有更多的“长毛”,将自己这些士兵团团围住住,而且那些长毛手中都持有洋枪,这该是怎样一股庞大的力量啊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切,此人的脸上已经变了颜也知道,如果这么多人齐齐开枪,自己这点军队必然要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原本要包围对方,结果竟叫对方反包围了自己,这人脸上不禁出现了一丝懊悔,此时的他,就连拿枪的手都提不起劲来,缓缓地垂了下去。

    林泽等的就是这个机会,看对方心神松懈,原本处于下风的林泽,竟然猛地暴起,劈手夺下了对方手中的左轮手枪。

    “你…”

    那人大骇,没想到林泽竟然还有这个本领,感觉的不妙的他刚想逃走,但林泽的声音却如同魔音般骤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人,如果您自认为你的速度比子弹还要快,那你就跑吧。”

    身形戛然而止,此人的神sè愈加难看。这个“长毛统领”说的不错,自己的确是跑不掉了。想到这儿,这人终于转过了身子,无奈的朝林泽看去。

    出乎他的意料,林泽并没有像他想象中的那般羞辱自己,更没有开枪自己,而是就这么静静打量着自己。正待这人疑惑不解的时候,林泽却做出了一个让他措手不及的动作,对方竟然跪了下来!

    “卑职颍州团练林泽,拜见总督大人,刚才让总督大人受惊了,还请大人赎罪!”

    不顾对方惊愕的目光,单膝跪地的林泽,忙将手中的左轮平托,将其双手奉还给曾国藩。

    其实,从一开始的时候,林泽就知道此人一定是曾国藩。只所以上演一出擒拿对方的闹剧,林泽只是变相的告诉对方,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所以林泽此举也有示威的意思,古代人,尤其是这些文人大多眼高于顶,虽然历史上的曾国藩是个圣人,但这不代表他就会正眼瞧你。

    尤其是林泽这种,没有职权、没有地位的小人物,所以在此之前,林泽有必要重重的哼几声,让这曾国藩明白,他也不是好欺负的软柿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

    显然,林泽此举有些多余,因为曾国藩愣了半天都没反应过来,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。眼看着自己就要被俘了,眼前却奇峰突转,这个“长毛”不但不杀自己,还对自己恭恭敬敬!一切的一切,就像是个惊喜,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,总让你一阵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“总督大人,卑职原本是在九帅帐下的一名哨官,后来在攻打吉安的战役上受了伤。奉九帅之命,卑职在回乡养伤的时候,顺道组建了一支家乡的团练,用来抵御长毛。如今听闻总督大人有难,卑职就特意带乡勇们前来解救大人!”

    见曾国藩还没反应过来,林泽心道:这史书上说曾国藩反应迟钝见果然不假,这反应速度果真是慢了常人半拍。虽是这么想,林泽还是继续解释道:“刚才事发突然,卑职不知是大人,所以才误夺了大人配枪。”

    帅想起你来了,叔纯曾和我提起过你,多亏了你,叔纯才能顺利攻克吉安。当初叔纯就和本帅说你如何如何,本帅刚开始不信,如今一见果然威武不凡,哈哈。”

    大笑着拍了拍林泽的肩膀,此时的曾国藩可谓是欣喜至极,自己被困在三河镇足有大半个月的时间,这半个月里,他五千湘军死的死、残的残,到如今只剩下几百残兵。

    可以说,如果林泽再迟来一天,自己只怕要真的葬身在此处。饥饿、疾病、寒冷,这些潜在的威胁都如同一把把利刃,在消磨着所有人的意志。

    所以到了这一刻,曾国藩哪还管林泽刚才如何如何对他,在曾国藩的面前,那就只有一个林泽,一个救命恩人林泽!

    大笑了一阵,总算是将心中憋了一个多月的郁闷发泄出,曾国藩这才拿起林泽递来的手枪。这柄手枪原来是个美国人送给他的,被他一直贴身携带,当作保命的利器,但是却从来没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想了想,曾国藩又将手枪放回了林泽手上,“这洋玩意儿本帅用不惯,但你冲锋陷阵却是需要,既然你能从本帅手中夺取,那就送给你吧,权当是本帅答谢你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沉甸甸的左轮入手,搞的林泽一阵郁闷,自己冒着这么大危险拼死拼活,难道就是为了这破玩意儿。当然,林泽也知道,这只不过是对方变相的接受自己的搭救,否则,总不能让他堂堂一品大元向自己一个连品级都没有小人物道谢吧。

    死要面子的古代人!

    心中嘟哝一句,林泽眼中却早已泪花连连,此刻的他,就像一个投入母亲怀抱的游子,整个人竟然激动的颤抖了起来,就连声音都哽咽了,“大人,您这是折煞卑职了,这是大人的配枪,如此名贵的东西,卑职实在是配不上。卑职有机会与大人并肩作战,那是卑职荣幸啊,卑职又,又怎敢接受这么贵重的礼物呢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林泽自己都快要吐了,尼玛,这屁钱不值的破手枪,自己随便拿来一条半自动步枪就完爆了。就这破玩意儿,还让他来却是珍贵无比,大概是沾了曾大仙的仙气了吧!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肉麻恶心的话,曾国藩却听的很是受用,他也知道林泽身后那支火力强大的军队,随便一个士兵手中的武器都比自己的手枪要贵重。即便如此,林泽却还这么感动,这说明了什么,人家看重的不是手枪的价值,而是想到是自己送给他的,所以他才感动。

    这不是正说明了,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之崇高吗。如此,曾国藩怎么可能不高兴呢!

    所谓千穿万穿,马屁拍不穿,有些人不喜欢奉承,倒不是此人的心有多高洁,只是你马匹拍的没水准,让人一听就听出来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曾国藩对林泽的评价又高了些,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已经从威武不凡,晋升到了可塑之才的地步。再加上此人又有一支强力的部队,若是为自己所用,自己必然实力大增,到时候对付长毛来也多了几分把握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曾国藩脸上笑容更加亲切,忙伸出双手将半跪在地上林泽扶起,“林泽啊,你就不必推辞了,本帅看重你,这才赠你配枪,你可要好好收着才能不辜负本帅啊!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人抬爱,若是林泽再推辞,那就显得矫情了。”虚假礼让一番,林泽心里撇了撇嘴,但脸上却满是急迫,职营救大人一事,长毛大营恐怕已经知晓,到时必会派人出来围堵,还请大人快走,由我等护送大人回湖南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”

    曾国藩也明白现在事态紧急,不是墨迹客套的时候,所以他在确认了林泽身份后,便登上了一支竹筏。在一群士兵的推动下,竹筏缓缓驶入湖沼当中。

    后面的士兵见状,也忙跟着林泽一行,扑腾扑腾的跳入水中,等到浩浩荡荡的竹筏使出了三河镇的范围,林泽赫然发现,此刻夜空竟然晴朗一片,这可不是个好兆头。

    没有乌云的遮掩,明亮皎洁的月光洒下,将整个湖面照的一片透亮。看到这一切,林泽心中暗道一声不妙,因为他看见了远处湖岸边,已经有一队打着火把的队伍,将广袤的湖沼都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火把的数目之多,好像一条长龙,显然是太平军已经发现了湖中心的异变。原来,太平军驻三河镇守将的刘忠,在得知手下士兵的汇报后,便已经命人封锁了湖岸,同又让人快马加鞭赶到庐州大营汇报此事。

    “大人,长毛已经发现了咱们,该怎么办!”

    张三本想游到林泽这边,只是这湖水冰冷刺骨,他刚一松手整个人便被冻得一哆嗦,连呛了好几口脏水。

    “按照计划老地方上岸,这些人只是当地守军,没什么战斗力,咱们直接杀出去,等到了螺湾口,自然会有人接应咱们!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林泽不慌不忙的吩咐下去。既然曾国藩又已经救下,这趟营救任务已经完成了大半,至于眼前那些看似密集的包围,在林泽眼中却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手一挥,五十条竹筏乘着荡漾的水波,朝着岸边缓缓靠过去。于此同时,岸边的火把也越来越密集,一时间火光冲天,竟然将整个湖岸照的透亮。

    大战,一触即发…

    晚上还有一章,书友们,收藏啦。。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