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“各位兄弟,大家冷静一下!听我说,千万不要上了那清妖的当,大家都快住手!”

    林元芳武功不错,一手剑技也舞得滴水不漏,数百个长毛一起斩杀他,短时间内竟然奈何他不下。不过人总有力竭之时,何况是面对这么多士兵的疯狂攻击,渐渐的,林元芳开始支撑不住了,手一抖,身上顿时出现了许多伤口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叛徒,有什么话,对死去的兄弟们说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些士兵哪肯听他的,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将眼前这个叛国贼子杀掉,即便是被清妖杀了又如何,至少他们觉得值了。

    了,既然大伙不相信我,那我当亲自回去和李大帅解释个清楚!”

    身上刀伤越来越多,虽然都是些皮肉伤,但长此下去,自己的命便要搭在这儿。人都是有私心的,林元芳见怎么解释都不起任何作用,遂也不再去管这些发狂的士兵。抬头朝城墙上望去,见林泽正一脸笑意的打量着自己,林元芳一咬牙,遂上马便逃。

    看到林元芳逃走,士兵们更是认定了对方就是个遂追着对方朝大门冲去。

    但就在此时,林泽也动了,只见他手一扬,早已在城门口守候的士兵忙将千斤闸放下,轰然一声,挡住了城门。

    一看城门被堵,太平军慌了,就在他们想要折道跑进城里之时,城墙上的士兵们也已经扣动了步枪上的扳机。一顿乱枪扫里太平军死的死,伤的伤,六百士兵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还有那个长毛头子呢,您怎么把他放跑了?”张三眼看着林元芳逃出城门,不由心中着急,生怕对方再纠集一批长毛打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,他能逃的掉吗?”

    林泽微微一笑,笑容中透着自信,让张三看的心中暗暗钦佩。不由心道:自己果然没有看走眼,对方真是传说中的武曲星下凡,这么厉害的长毛竟然三下两下就消灭了,自己若能鞍前马后的跟着他还怕没机会飞黄腾达吗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,张三的神sè愈加恭敬,不等林泽说话,便赶紧命人打扫战场,力图将林泽伺候的舒舒服服。

    见张三这般卖力,林泽心里明白,遂只是笑了笑,并未阻难。

    看着满地的尸体,如今最后一波太平军也被自己消灭,林泽总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。长舒了口气,林泽又唤过一名亲兵,“来人呐,将彭大勇带来,本帅要亲自审问!”

    城外,一道黑影在野地上疾驰狂奔,留下一路杂乱的蹄印。林元芳此刻已经陷入了崩溃的边缘,两支军队先后覆灭,虽然这与李秀成、陈玉成的十万大军相比只是个零头小数,但他也再无颜面向上头交代。

    疯狂的抽打着坐骑,林元芳脑中一片空白,他只想逃、逃的远远的,逃出这片耻辱之地。

    “撕拉!”

    就在林元芳一路狂奔之时,突然,前方的土地上扬起无数灰尘。

    尘土弥漫,刺得人根本睁不开眼睛。感觉到前方有异,林元芳猛扯缰绳,想要拉住坐骑。但就在这时,一枚冒着哧哧青烟的手榴弹已经再其面前炸开,坐骑受惊,连带着林元芳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林将军,我们又见面了!”

    那似曾相识,却又透着冷笑的声音从身前响起,林元芳豁然抬头,只见烟尘中有数道人影走近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你!”

    迎面走来一人,此人生的但眉宇间却透着似曾相识。林元芳转念一想,遂想起了那个棺材铺掌柜,不由惊呼道。然而他却动弹不得,因为身后一拥而上士兵,已经将他牢牢制住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老儿已经在这儿等候多时了,大帅早已算到你会过来,所以命我等在此守候,林将军,请吧!”

    老张头哈哈一笑,也不顾对方挣扎,绑了林元芳就走。

    太和县县衙。

    曾经在电视剧上看了无数遍的场面,轮到自己亲自体验的时候,却又是另一番滋味。

    见堂下的衙差有模有样的敲打着水火棍,林泽咋了咋嘴,“娘的,还挺有气势,难怪人人都想当官,这感觉就是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大帅说笑了,下官这小小的县衙,全是仰仗大人的威严,就连这点气势,都是沾了大人的光啊!”

    林泽的话音刚落,陈有德忙一个马屁拍了过去。如今长毛之患尽去,他总算是被林泽放了出来,这一连关了十多有德心中早已将林泽敬若神明。

    知晓了对方的厉害,即便是林泽占了自己县衙,陈有德口中也不敢提半个不字,有的也只是一连串的奉承。

    看陈有德这般讨好自己,林泽斜睨了他一眼,心道“算你小子识相!”

    “将叛匪彭大勇,带上来!”

    林泽高呼一声,便看见两个衙差押着一蓬头垢面的家伙进了大堂,对方刚一走近,林泽便问到一股浓浓的恶臭。

    恶臭扑鼻,就连两旁的衙差,都忍不住后退了几步,以衣袖捂住鼻子。

    此时的彭大勇,早已没了几rì前的神采,整个人身上血迹斑斑,至于大大小小的伤口也已经溃烂化脓,想来,那些恶臭便是从这些伤口上发出。

    但即便是这样,待看到林泽后,彭大勇依旧挺直了身子,无论那些的衙差怎么杖打,就是不跪。

    “不错,好一条汉子,只可惜啊,你遇到是本帅。”

    林泽呵呵一笑,那笑容中透着诡异,看的陈有德心中一惊,心道:坏了,这大魔头又要发威了,可怜的彭大勇,你这回算是死定了。

    可是,林泽接下来的话,却让陈有德刚押下去的一口茶水,差些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执意不肯下跪,那就站着吧,只要不与本帅平起平坐就好!”

    “清妖,别耍花样,没用的,你休想从我口中撬出任何军情!”

    彭大勇终于说话了,只不过他的嗓子早已经被狱卒动用酷刑时毁坏,此刻说起话来,更像是一台破风箱在呼哧呼哧的抽风,听的人心中一寒。

    “你怎知道我要套你的军情,实话告诉你吧,你很幸运。本来我是应该杀了你的,但是你的好兄弟却救了你,你可要好好感谢元芳啊?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元芳兄弟,你把元芳兄弟怎么了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看到彭大勇突然发狂,几个官差猛地打出水火棒,将其按压在地。

    “好了,放开他吧。我答应了元芳兄弟,不伤害你的你走吧!”

    挥了挥手,林泽的举动让彭大勇身子一震,整个人竟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,元芳兄弟呢,我要见他,他在哪儿!”

    是时,一个早已得林泽授意的衙差站了出来,对这彭大勇骂道:帅叫你滚你就快滚,林大人如今身居要职,又岂是你可以乱叫的!”

    “林大人中异芒闪动,彭大勇似乎明白了什么,这让他更加疯狂,竟然一把揪住对方衣领,吼道:“你们叫他什么,什么林大人,是不是你们给了他什么好处,快说啊!”

    “彭大勇,你别不识抬举,林元芳配合我军剿灭你四千发匪,如今朝廷已经下旨加封其为千总,你是叛匪要犯,他能保你已是不易,你若再胡闹,就连他也保不住你!”

    林泽一拍惊堂木,将那一番话说的义正言辞。

    “哈哈,他保我,他够什么资格。那个叛徒,为了荣华富贵,竟然出卖我们。我要杀了他!”

    彭大勇终于明白了,他为什么会输,原来是自己军中出现了叛徒。而这个叛徒,竟然就是自己最为信任的战友,他要报仇,他要为兄弟们报仇!

    见目的已经达到,林泽遂道:“来人呐,这个彭大勇已经疯了,将他给我乱棍打出城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看林泽放了彭大勇,张三忍不住道:“大人,您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“我之前诬赖林元芳是此事应该已经传到那些探子耳中,他们必然会赶回庐州的长毛大营禀报此事。但只此一条,长毛必然不会相信,如今我再假意放走彭大勇,这彭大勇是长毛中一位大将,他说的话,长毛肯定会相信。这样一来,就坐实了林元芳投靠朝廷的事!”

    林泽顿了顿,张三会意,忙让左右退下。林泽这才继续道:“这样一来,长毛心中记恨林元芳,必然杀其亲人泄愤,这事情若是传到林元芳耳中,必然让他对长毛心寒。届时,我再许以重利,必然可以说服林元芳投诚。等到那时,我便可以从其口中得到长毛的军事部署,如此一来,我们便可以对长毛大营来个攻其不备,乘机救出被困三河镇的曾总督!”

    林泽清楚的记得,历史上三河镇一战,湘军尽被太平军所灭,就连曾国藩的弟弟曾国华都死在那场战役当中,但是曾国藩却没事。如此,林泽就应该好好利用这个机会,若是能救出曾国藩,得了对方的人情,这可比消灭什么太平军强多了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