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“陆老板,这么早就来啦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王兄、李兄这边请!”

    城外的校场上,临时搭建起了一个看场,此刻,陆老爷子正和其他几个大家族的家主寒暄。随行的还有太和县令陈有德,后面跟着的则是一干县衙的班底。

    等到这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一一落座,再看场台以外空地上,都已被前开看热闹的百姓,围了里三全外三圈,场上人山人海。

    “陆老,最近身体可好?”

    “谢谢大人关心,我这身子可硬朗的很啊!”

    一看县令走来,陆老爷子和几位家主连忙站起,为陈有德让出了一个正坐。

    “各位请坐,既然大伙都到齐了,就让咱们拭目以待吧!”

    陈有德微微一笑,这些天他听到手下人来报,说是城外军营最近几天经常发出一些奇怪的声响,有时候靠进军营,还会闻到一阵浓浓的火药味。

    想来,定是这个林泽,洋人那边弄到了什么厉害的武器。陈有德虽然贪财、胆小,可是能成为一县之尊,又岂会没有几分城府。早在林泽进城时,他就已在城中布下耳目,这几个月下来,林泽的一举一动,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所以陈有德对于此次阅兵,还是挺好奇地,他想看看对方葫芦里,究竟卖的是什么药。

    “轰轰!”

    雷鸣般的爆炸声,在这一刻轰然响起,震得这座古城都为之一颤。

    众人大惊,忙循着声音望去,只见军营门口的幕布被缓缓拉开。才开始映入眼帘的,便是两门古朴的火炮。

    这些火炮都是林泽从县城的军火库搜出来的,原本一共四门,安置在东南西北四座城楼上,因为长时间不用,都被拖入了军火库中封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都是明朝是留下来的老古董,如今已是烂的不行,只有两门勉强可以使用,被林泽拉过来当作礼炮使用。

    “咚咚、咚咚、咚咚…”

    仿佛是沉雷阵阵,每响一次,人们的心都伴随着猛地一跳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”

    此刻,场上已经有人惊呼了,因为那些人已然发现,军营中,正有一道洪流向人群这便涌来,那洪流的声势之浩大,任谁都无可抵挡。

    “跑步,走!”

    就在陆老爷子一行人望眼yù穿的时候,只听一声嘶吼,从指挥台上传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本该沉闷的雷声突然变得急促了,如骤雨般急切,好似有无数的鼓手,正在极速的捶打着鼓面。

    一对对衣着鲜亮,步伐整齐的士兵,慢跑着进入了校场。

    不同于记忆里的大褂清军,这些士兵刚一出现,便在人们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鲜红的军装上搭扣着白sè的肩章身马裤、锃亮的军靴,将这些原本就壮硕的士兵们,更是衬托的威武非凡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只军队所吸引了,每个人眼中都倒映着鲜艳的红泽称呼这种刺目的红中国红!

    断喝声响起,声音尚未落下,暴雨般的脚步声,已经瞬间停歇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军靴厚厚的鞋底,相互并拢时,发出的撞击声如一道道雷霆,刺入每个人的心中。

    此间此刻,所有的观望者,都被林泽训练的这支近现代军队所震撼。

    “全体都有了,向左向右,转!”

    总指挥台上,张三吼得声嘶力竭,在他口中,这些不再是普普通通的哨令,而是代表着军队的威严。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,他张三,也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。

    “好一只训练有素的铁军,不愧是增总督看重的人,这为林大人果真厉害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有这样一支军队,我太和县无忧了…”

    几位家主早已为眼前的场景折服,好犀利的气势,从始至终,军队与士兵都浑然一体。让人以为,自己面对的不再是六百士兵,而是一个庞然大物。整齐的步伐,紧密的口令调度,这支军队给人的感觉就宛若铁板一般,坚不可摧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切都还没有结束,这仅仅是阅兵的开始。

    就在几个老家伙窃窃私语的同时,就听指挥台上的张三,大吼:“鸣枪,主帅阅兵!”

    “砰砰……”

    一支枪的响声,可以引起大多数的注意,十支枪同时响起,则可以引起全场人的注意。然而,当五百支步枪,分作五批依次鸣响时,那造成的就是轰动了至是恐慌。

    伴随着震耳yù聋的枪响声一排一排的响起,在场观众都尖叫着抱头蹲在地上,至于胆子大的,也只是坐在原处兀自强,至于他们的脸上,则都变得煞白煞白。

    “哎呦,我这活了这么大岁数,还是头一次见过这种洋玩意儿,竟然还会喷火,这么厉害的东西,就是来再多长毛也能把他们打趴下了!”

    听着身边王家家主的话,陆老爷子想说话,却觉得心口一阵梗塞,过了好半天才缓和过来。老爷子曾经在广东跑商的时候,有幸眼见过西洋人拿着火枪,但在他看来,那些都是洋人东西。不想些火枪在林泽手中,也可以发挥这么大的威力,也不知这林泽是怎么办到的!

    “果然是有大背景的人物,看来,自己把儿子送去军营培养,这一步还真没走错。”心中想着,但陆老爷子也不得不承认,他这把老骨头,实在是经不起这般折腾、惊吓。若非是自己儿子也在其中,只怕这会儿,陆老爷子早就要回家静养了。

    诚然,这场阅兵实在是太了,他老人家的心脏可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。

    终于,待等到枪响声结束,看台上的人们这才惊魂未定的站了起来。就在他们将目光再次投回校场身骑高头大马的林泽,也缓缓进入了人们的视线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一声戎装,与士兵们不同,他的衣服颜sè是银白的,这也使得林泽在士兵的队伍中异常显眼。

    等到林泽经过自己面前,士兵们这才一个接着一个,将平端着的步枪放下,挂回肩头。

    “士兵们,从今r们就是真正的战士。至于咱们军队,也将有一个新的名字,南洋军!”

    林泽的声音不高,但是却响彻了场上每一个人,是的,从今r洋军就正式成立了。三十年后,北洋水师的遗憾,在三十年前,他林泽要一一扭转。

    “南洋,南洋!”

    六百士兵的吼声,汇成了一股滔天的声浪,瞬间席卷了校场、充斥于全城的每个角落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疯了不成,崇拜洋鬼子,竟然崇拜到连军队名字都改成了洋字,这要传出去,该怎么是好!”

    看台上,陈有德惊愕之余,也在为林泽痛心疾首。对方用洋玩意儿,传洋衣服也就算了,只要他打了胜战,一切都好解释。可是这军队的番号,却代表着一个军队的根本。对方竟然起了这么个洋气的名字,这不是崇洋媚外是什么,以后林泽想要晋升、单是这一点就是个大麻烦。

    陈有德的嘀咕林泽没有听见,场上的阅兵和军演,一直持续到中午才落下帷幕。这期间,士兵们还展示了各种方正、列队、军体拳等等,看的那些百姓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阅兵仪式进行的很顺利,造成的反响也非常之大,以至于之后的一个月里,整个太和县的热点话题,都是围绕着林泽的军演展开的。

    林泽史无前例的阅兵,让全城的百姓还有那些大家族,在短时间内都放下了心中担忧,整个太和县城,又一次恢复了往rì的平静。

    直到十月的一天,庐州被太平军攻破,曾国藩兵败三河镇,六千湘军全军覆没的消息传来,人们这才再次意识到战争的恐慌。

    “虽说长毛暂时攻占庐州,但战事绝不会蔓延到这里,因为长毛的主要战场,还是在庐州以东,安徽与江苏的交界地段。朝廷是不会放任江南大营被打散坐视不管的,现在天津那边战事也告一段落,朝廷只要一有机会便会派兵增援江南大营,到时候与江北大营一同遏制天京。至于咱们这儿,最多也就是小打小闹,大人尽管放心便是。”

    太和县衙中,林泽听完陈有德带来的最新军情,之后又摊开地图对比许久,这才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弟说的可是真的,咱们这儿真能守的住?”

    这些r有德也被前方接连传来的战况急坏了,此刻听林泽这么一分析,他这才发现,事情好像没他想的那么糟糕,或许真如对方所言,到时候朝廷可以及时派兵,遏止住长毛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若大人把握得当,还可以借此次机会,建立功名,倒是加官进爵自然不是难事!”

    看林泽笑的神秘莫测,陈有德禁不住好奇,遂急道:“老弟快说,怎么哥建功立业之法,到时候老哥我若是高升了,功劳少不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其实这个道理也简单,所谓祸兮福之所倚。虽然说这次主要战场不是在颍州,但颍州被波及是避免不了的,到那时,这里必有小股的长毛乘势攻城,至于这些长毛就是老天给大人送来的功劳,大人可要好好把握才是。”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