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,林泽推掉了所有应酬,整个人都在练兵的忙碌中渡过。为了促进、激发士兵们的上进心,在这期间,林泽常会举办一些赛事活动,获奖者都有相映的军功点数。

    他之前说过,只要累计一定的军功,便可以申请到相应的职位。起先手下士兵还将信将疑,但很快这种质疑就被林泽的实际行动打破。伴随着第一批军官的任命,士兵们这才发现,那些站在台上宣誓效忠,接受职位的,很大一部分都是昔r与自己一道训练的同伴。

    这些人既不是豪门望族的世家子弟,也没见过他们讨过林泽欢心,可如今却已经高高在上,这让下面的士兵们着实受了一把刺激。

    以至于后面的训练,每个士兵都拼了命似得,个个争先恐后生怕被同伴超越。

    七月的安徽正直酷暑天气,北方屡屡传来清军战败的消息,英法联军已经渡过了大沽口,占领了天津。朝野上下一片惊慌,清廷畏惧,只得签下丧权辱国的《天津条约》。

    再加上南方这头,太平军乘势兴兵再起,大将陈玉成、李秀成已经攻破了江南清兵大营,之后又乘势强攻江北大营,湘军虽然持久苦战,但战情却不容乐观,如果江北大营一旦攻破,太平军的军队势必要踏遍整个安徽。

    听到陈有德给自己带来的最新消息,林泽沉思了很久,他的记忆中江北大营的确是被太平军攻破了,而且长毛的军队也打到了安徽占领了合肥,但不知为什么却没有继续深入。

    “也许,这将是我一展拳脚的好机会!”

    心中突然涌现出的想法,将林泽自己都吓了一跳,就凭自己这区区六百人,想要挡住数万声势浩大的太平军,林泽不禁打了个寒战。

    当初在吉安的那一场战斗,林泽如今想来,还恍若隔历在心。

    “是时候,该让自己士兵装备新式武器了,到那时,也好让当地家族的老家伙们看看,我这支新军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林泽急匆匆回了府邸,见来来往往的工人们都在忙碌,他自己个也一头扎进了旁院。

    林府原来是座大宅子,后来宅子那家人举家逃亡北上,这个宅子就一直空在这儿。两个月前,林泽来了太和县,陈有德便将宅子翻修一新,送给林泽居住。

    但林泽却没有就此闲着,这么大的宅子自己一人住着也是浪费,所以林泽便将后面的几件大屋都腾了出来。

    接着他又请来了隔壁几个县城里的裁缝师父,前前后后足有数十人,将这些人全都集中到自己府上制六百套军装。

    至于军装的图纸,就由林泽提供,这些人只要照着制作就好。

    军装的灵感来源于那些英军士兵,林泽自从在教堂见过以后,就一直渴望着手下也有这么一支军队。这些军装的原型是以英军军装为蓝本,后经过林泽修改,再把一些无用的装饰丢掉。

    最后,裁缝们按照林泽的要求,把军装做出来一看,到把林泽看乐了。因为那些军装,怎么看怎么像民**队的军服,感情那些人在定制军装的时候,想的也跟自己一样啊。

    “蓬!”

    突然,后花园传来一阵巨响,将正在试衣服的林泽下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急忙放下衣服,林泽赶忙带着亲兵冲到了后花园。刚好,迎面走来两个灰头土脸的家伙,见到来人是林泽,这两人忙下行礼道:“见过大人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不是让你们在这里制造子弹的嘛,怎么会发生爆炸!”

    原来在制作军装的同时,林泽也着召集了城中一批手艺不错的工匠,让他们完全仿照着送过来的步枪子弹自己制造。虽说子弹不值钱,但打起仗来都是成千上万的消耗,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,林泽当然不会从英军手中购买。

    再说,当时的子弹是由弹头和火帽装在一个纸或亚麻布筒里,制作起来非常的简易,与后世的步枪子弹有很大的差别。对于在场工匠的手艺,林泽没什么话可说,超出了他的预料,这些手艺人就是天生的能工巧匠,制造出的子弹,林泽曾亲自试过,效果与随枪支一起送来的子弹毫无差别。

    如此林泽本该放心下来,可是没想到会出现这种事,当时林泽的第一反应,就是在感叹:什么人这么牛,能把子弹做爆炸?

    “大人息怒,都是老五他家那贼娃子,没事不好好组装子弹,非要实验什么土炮,结果就炸成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忿忿的摸了一把脸上的土灰,那个领头的工匠向林泽抱怨道。

    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林泽脸上面无表情,心里却是一突,土炮这个词,他好像再哪里听过。

    顺着工匠所指,林泽这才发现,弥漫的烟雾中还站着一个人影。走近一看,正是那些人口中的小五子,那时候的老百姓很少直呼全名,都是以狗子、大毛之类的诨名代称。比方说人人都叫这个工匠老五,那通常人们就称呼他的儿子叫做小五子。

    小五子年纪不大,也就和林泽差不多,二十出头的样子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浑身上下破破烂烂,所幸没受什么伤,也许是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,一看林泽过来,小五子扑通跪了下来,朝林泽一个劲的磕头求饶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,我听说,你刚才在做什么土炮?”

    林泽摆了摆手,示意对方不要害怕。

    “大人饶命,小人一时玩心上来,这才忍不住试试,没想到,却酿成大祸。大人,小人真的不是故意的,大人开恩啊!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说要治你的罪,快起来,和我说说看,你是怎么想起来制作这种土炮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地上那一片不大不小的浅坑,林泽隐约觉得,对方制作出来这东西让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但短时间又说不出来是什么。

    见林泽似乎没有怪罪的迹象,小五子这才颤巍巍的站了起来,壮着胆子道:“大人,小人是把火药填入一个小陶罐里,然后密封好盖子,只留下一根棉线做引线,结果一点燃就爆炸了!”

    说着,小五子又将紧握的右手摊开,此刻,他的手心中还攥着一枚土炮的小陶罐虽然只有巴掌大小,但威力却不同凡响,吓得小五子半天没敢动剩下来的这枚“土炮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这玩意儿是手榴弹!”

    听对方这么一说,林泽总算想起来,貌似手榴弹就是这种原理,虽说手榴弹的构造要比对方这种土炮复杂的多,但是原理大体是相同的。把火药密封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,再点燃火药,以瞬间释放出的巨大能量,将陶罐冲破产生爆炸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可以改进一下这种土炮,比如把陶罐换成铁皮会怎么样,而且棉线经常容易烧断,如果在里面内置火石,然后再用拉栓牵引火石,使得拉动时直接形成摩擦,点燃里面的引信,这样成功率会不会高一点呢。”

    照着自己的回忆,林泽开始适当的给对方一些开导,对于这种人,他完全没必要手把手的教,往往给对方一两个启发点子就够了。

    见林泽丝毫没有责怪自己,还饶有兴致的与自己讨论,怎样改善土炮的构造。小五子惊讶的瞪大了眼睛,但很快,他就沉入到了思考中,诚然,林泽说的是他从来没有想到的,但凭小五子的只直觉,大人说的似乎可行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好搞,等你把这东西研究出来,我保你当大官!”

    林泽心中可谓异常高兴,手榴弹这东西不向大炮那样笨重,但是威力却极大。在战争中,往往能起到克敌的奇效,有这么一个神秘利器在手,不知不觉的,林泽已经有了和太平军一战的信心。

    随着前方战场上,传来的兵败消息越来越多,整个安徽乃至太和县的百姓,也都陷入了焦躁不安中。尤其是听说太平军已经攻克了江北大营,大败清钦差大臣德兴阿、胜保,曾国藩率湘军退走三河镇的消息后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林泽身上。

    这些天,已经有家族陆陆续续派人去林泽府上查探口风,可是林泽却始终闭门不见。就连平rì里整天出来训练的士兵们,也都不见了踪影,军营门口都有士兵把守。

    百姓们一来二去,一时间看不到士兵们的身形,也都开始议论纷纷。比他们更为心慌的,当属那些豪门家族,别看他们一个个平时蛮威风的,好歹也算半个管理阶层,可是太平军一来,第一个就杀的就是他们。

    陆家老爷子起初还挺安稳,听着刘家、李家几个老头子抱怨,他却完全没放在心上。笑话,他陆家可是在林泽身上下了重注的,自己儿子如今都是对方的亲兵队长,只要对方还在,自己有什么好怕的!

    但是这情形没有持续两天,陆老爷子也不自在了,因为他发现,自己儿子已经有六七天没回家了,这改不会,真出事了吧!

    就在各方都暗自揣测的时候,终于,人间蒸发了半个多月的林泽,丢出了一个重磅消息,他要在三rì后举行阅兵仪式,届时将邀请全城的人过来观望。所有的疑问,都将在三rì后揭晓!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