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这场围困吉安的战役,林泽在来帅营之前,就已经在张三那旁敲侧击打听清楚了。

    六千清军,围困不满两千太平军驻守的吉安,竟然久攻不下,拖了两年之久,若非是自己突然出现,这场战役还要持续下去。

    试问,就这样的战斗力,别说让林泽当一个掌管三百多人的哨官,就是成为营官那又如何,等到再遇见太平军,照样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所以,就在进帐的那一刻,林泽就想好了,他要离开这儿,而且是躲得越远越好。没人愿意整天将脑袋挂在腰间渡其是他这样一个,从和平年代穿越过来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为何,莫非你嫌哨官太小,不足与你的功劳相抵。”

    曾国荃眉头一挑,微微上扬的语气,使得整个营帐中气氛为之一凝。

    感觉到对方目光的不善,林泽强撑着发颤的双腿,深吸了一口气,“九帅误会了,并非小人贪沒权位,只是小人心中却有难言之隐!”

    听林泽语气诚恳,曾国荃抬起眼皮,扫了眼跪在下面颤颤发抖的林泽,心中冷冷一笑,他谅对方也没这胆子。

    到说说看,你为何不愿就职?”

    “回九帅的话,并非小人不愿当哨官,确切的说,小人是想就此退伍,回老家去!”

    方才几番徘徊,林泽心中已经准备好了说辞。

    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这一下,曾国荃也糊涂了,若是说对方不满足自己赏赐,所以退让,那还说得过去。没想到对方竟然要退伍,放弃这么一个无数人都渴望晋升的机会,这实在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“不瞒九帅,小人祖籍乃是江宁,后来长毛作乱,小人举家逃离到了安徽,这才在颍州定居了下来。逃往的过程中,小人与亲人失散,再后来,小人盘缠用尽,正值湘军招募义勇,便投奔了湘军。这些年,小人一路摸爬滚打,只是为了圆两个心愿!”

    为了配合自己悲惨的‘身世’,林泽说着,竟然呜呜低泣了起来,那哭声越哭越高,越哭越惨,真是文哲伤心,听着流泪。

    虽说起先有些做假,可是说到后面情真意切之时,林泽想到自己穿越到这个世上,举目无亲的,不禁倍感凄然,在眼眶中不停打转的眼泪,遂也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林泽说的凄苦无比,在场的军官,哪个不是倍受战争、流离之苦,此刻听林泽这么一哭,都被他带起了思乡的情绪,禁不住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就连一向刚正的曾国荃都哽咽了,林泽的凄惨模样,他都看在眼里。一声又脏又臭的号衣、满脸的土灰,腿上的纱布还渗着未干的血迹。

    更为凄惨的是,对方的头都没钱去剃,头顶上那多一片少一片的头发,若不是自己知道实情的,还只当他是被削了头发的长毛呢林泽简直是太苦了!

    “你说,是什么心愿,本帅尽量满足你的愿望!”

    这一刻,曾国荃的书生豪气,在听到林泽悲惨的陈述后,皆被毫无保留的激发了出来,忙拍着胸脯保证。身为一军主帅,放着这样的惨剧不管,他以后还怎么服众。

    “谢九帅大恩,小人的第一个愿望,便是找回失散的亲人。可怜我那五旬老母,还有刚刚懂事的妹妹,也不知失落何处,小人只希望九帅可以准我衣锦还乡,也好让小人找到他们,好好供养他们!”

    说着,林泽又眨巴眨巴的挤出了挤点眼泪上演一出千里寻亲的苦情大戏。

    而亲不待啊!原来是这样,本帅原以为你是个忠义之人,没想到你还如此有孝心。如此忠孝之人,当时我辈弟子学习的楷模,好吧,本帅就允了你。”

    拭去了眼角的泪水,林泽的一番话,也说到了曾国荃的痛处。原来,他的父亲曾麟书便是在去年四月过世的,那时候曾国荃正胶着于吉安战事,就连回去尽最后的孝道都没能实现。

    如此,现在的林泽,倒像极了自己,他自然不愿悲剧在林泽身上重演。所以,曾国荃虽然舍不得方林泽走,但还是忍痛同意对方衣锦还乡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不是有两个愿望吗,还有一个呢?”

    “小人不才,虽然没有本事,却有一刻爱国之心,我大清国土被长毛祸乱,小人曾许愿励志,不惜粉身碎骨,誓要杀尽长毛!”

    林泽说的正义凛然,这话一出,顿时让周遭,还沉浸在悲情中的军官肃然起敬。眼看着效果达到,林跃话锋一转,又道:“所以,小人这次负伤退伍,一来是寻找亲人,而是向回去乡里一展所能,组建团练乡勇,一道抵御长毛,报效朝廷!”

    好了,本帅准了!”

    组建乡勇这一说法,最早就出自他曾国荃之兄,曾国藩的手中。如今,湘军已经名声赫赫,更是为他曾家带来了无上荣誉,林泽这么一说,曾国荃当然是心中大快。

    “谢九帅!”

    松了口气,林泽知道,自己这一关总算是过了。

    论怎么说,你的功劳都不可磨灭。既然你有如此报国心,本帅自当美。这儿有一千两银子,你且拿去,我再调你一哨士兵,若是你r途中遇到了困难,直接报出本帅的名号便可!”

    见对方就要告退,曾国荃又忙将其叫住,看得出他对林泽十分欣赏,这番话的弦外之音,无外乎招揽之意。

    倒是林泽离开心切,并没有注意这些,随后曾国荃又问了些无关痛痒的问题,这才放林泽离去。

    历史上,曾国荃和他的哥哥曾国藩很像,但他为人却又一个特点,便是每到作战胜利,曾国荃都要回乡一趟,买房置地,这里面大有衣锦还乡之意。

    这回攻克下吉安,曾国荃如以往一样,早早的便率兵回了老家湖南。

    心知此地不宜久留,时间一长必然暴露自己冒充湘军的事实。所以,就在面见曾国荃的第二天,林泽便带着对方调拨给自己的一哨湘乡勇,回了“老家”颍州。

    经过几rì下来的长途跋涉,林泽一行已经走入了安徽地界,这一路上,多亏了曾国荃的手令,所过关卡竟然无人敢挡,仅此一点,可见曾家的权势之大。

    那时候,上至朝中官员,下至平民百姓的心中,已经隐隐形成了一个观念,那便是能和太平天国抗衡的,整个大清帝国中,唯有曾国藩的湘军。

    见林泽拿着曾九帅的手令,身后又带有一队湘军,沿途的县府老爷、地方乡绅得知后,无一不对林泽盛情款待,大大小小的礼物、银两,或是示好、或是贿赂,搞的林泽起先还有些不好意思,不过到后面却也习惯了。

    林泽自然知道,这些人并非是一定要贿赂自己,再说,自己有什么可贿赂的。那些人不过是通过这种方式,向湘军示好,向曾国荃、曾国藩示好。

    回头看了眼身后,那一队垂头丧气,身穿破烂的湘勇,林泽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原来,就在自己领兵离开的当泽才发现所谓的一哨士兵,只不过是个空头数字。所以人加起来,也不过一百人。至于那些装备更是烂的可以,都是些生锈的矛叉。

    倒是这一路下来,好说歹说,林泽才从沿途的县衙勉强凑齐了一百人的刀枪。眼看快要进入颍州,林泽又让这些人将身上的衣服洗净,分配好兵器和物资,直到整出了一点士兵的样子,这才挺近颍川。

    “三啊,咱们这是到哪儿了?”

    费力换了个姿势,林泽因为腿上有伤,这一路都是让人用担架抬回来的。这一rì颠簸,屁股上的皮都块磨破了,现在怎么坐都疼。

    被唤作三的,真是那张三。这小子也不知怎么想的,竟然一力要求跟着林泽,大概是咬定了林泽以后会飞黄腾达,所以便押宝似得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听到林泽问话,正在前面带队的张三,忙一路小跑,来到林泽跟前。“大人,咱们已经进入颍州地界了,不出半个时辰,就可以看到县城了!”

    去吧!”舒舒服服闭上眼,林泽刚准备打个盹儿,却突然听到一阵吵闹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张三,却看看,那边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听到林泽喊话,张三忙循着声音跑了过去,过了好一会儿,张三才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,瞧对方满脸惊慌的神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。

    人,不好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难道是长毛来了?”见对方这副模样,林泽心中一颤,惊得差些从担架上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是一群手拿武器的青壮,正和十几个洋鬼子对峙,大人,咱们还是赶快跑吧,那些洋鬼子手中还有火枪,他们可是比长毛还要恐怖啊!”断断续续,张三终于将口中的粗气喘完。

    “洋人?”林泽一愣,感情自己吓了半死,原来是几个外国人,可是这张三的反应也不用这么剧烈吧。

    印象中,林泽在大学期间,认识的几个外国朋友都很友好,根本谈不上什么凶神恶煞。

    只是林没有意识到,现在是十八世纪的中叶,那时的中国人,又有几个见过外国人的?乍一看这些金发碧眼的长毛猴子,当然都以为是妖怪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一八四零年鸦片战争以后,清朝统治者为了掩饰自己无能,便对国内大肆妖魔化这些洋人,这使得百姓眼中,外国人就是罗刹鬼同义词,怎能不心存恐怖。

    林泽突然意识到,这也许是一个机会,让自己与近代文明挂钩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想着,眼中露出兴奋之sè的林泽,猛地一拍手然是洋人在我大清生事,那我更要管了,所有人给我上,大人我今天定要主持公道!”

    ;